『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一十三章 喝多就了干

[字数:3772 更新时间:2019/9/30 7:01:00]




  福建,长泰县。

  长泰县位于厦门西北,距离厦门并不远。原本长泰老百姓的日子虽不说好,但也不能说坏,福建本来多山,土壤贫乏产出不多,当地百姓除了普通的农作物和手工业外,大多都会出海打些渔以补贴家用。这就是老话说的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道理。

  但至去年以来,福建一带就开始不太平了,清廷先是紧缩了渔船下海的政策,可几个月后随着局势的变化,官府直接下达了封海的命令,不仅如此还把所有民间船只,包括渔民的小船也全部征收,导致本就贫困的百姓更是雪上加霜。

  前些时候,总督衙门又下令,召集厦门周边各州县抽掉青壮,一部分直接补入绿营,另一部分作为训练团勇,而最多的是去安溪和龙岩两地服徭役,主要是修筑两地的城墙工事等等。

  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北方的明军已经拿下了福州,并且不断向南推进,不久前更有消息传来,说是蓝延珍的联合舰队没了,这更令人心惶不安,官府不仅加紧对厦门周边的防范,更又从各地抽调了不少人,闹的地方是怨声载道。

  这一日,几个年轻人提着酒拎着猪头肉来到了长泰夏凤口,这里是一个不大的村落,以前住着百来户人家,而现在由于抽壮丁闹的人丁稀少,青壮基本全被官府强拉走了,留下来的大多是老弱病残。

  进了村子,那些年轻人找当地一个老头问了问路,随后在村里七拐八拐地来到一个小院,到了地方其中一个就上前拍门。

  “谁呀?”拍了几下门,里面传来了个女人的声音。

  “开门!”年轻人喊道。

  “你谁呀?找那个?”女人没有开门,而是在门内警惕地问。

  “我找朱老大,快点开门!”

  “没这个人。”女人干脆地回答道。

  “有没有你说了不算,我们进去就知道了,开门开门!”那年轻人一副二流子的样,把门板拍的震没有了还拍门?你什么人呀,你再这样我就喊人啦!”

  那年轻人眉毛一跳,正要说什么,另外一个年轻人连忙把他拽回来在他脑袋上用力拍了一巴掌就骂:“你个吴歪嘴,简直就是个臭头鸡仔,酒还没喝就糊涂了?哪里有你这么喊门的?给老子滚一边去。”

  把吴歪嘴推开,这年轻人上前又拍了拍门,然后冲里面道:“这些大姐别慌,我们几个都是朱老大的兄弟,我姓黄,叫黄殿,还有李勇、颜子京……哦,对了,刚才拍门的是吴外,也叫吴歪嘴,麻烦大姐和朱老大说一声,他就知道了。”

  话说完,里面沉默了会,然后那女人也没来开门,而且朝屋里走了。黄殿也不着急,只是在门外静静等着,过了会儿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紧接着门打开了。

  “进来吧,林大哥在里屋。”开门的女人年约二十出头,虽然只是一个村姑却很漂亮,尤其和普通福建女人黄瘦个头不一样的是不仅个子高,而且皮肤也好,如果换身衣服简直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向这女人道了声谢,黄殿带着几个兄弟进了院,等女人关上门带着他们来到正屋,示意他们要找的朱老大就在这里。

  进了门,一眼就看见朱老大坐在张桌前,斜着眼看着他们。黄殿连忙笑着上前把手中的酒放在桌上,随后几个兄弟也七手八脚地把带来的猪头肉等东西一一摆上。

  “老子本以为是官府的人,弄了半径直就走了。

  “朱老大,怪不得你要藏在这儿,闹了半道。

  “臭头鸡仔,关你毛事,喝酒!”坐在他身边的李勇兜头就是一巴掌,吴外顿时反应过来,这可是朱老大的女人,万一朱老大生气不得揍掉自己半条命?心有余悸地看了眼朱老大,见朱老大似乎没把他的话听进去,这才忐忑不安地拿起酒喝了起来。

  “朱老大,你这次跑回来可得小心些,这些日子官府简直和疯了一样到处在征人,前不定就给直接带走了。”拿起酒给朱老大续满,黄殿神色有些凝重道。

  “废话,老子当然知道,要不老子不回家躲这干嘛?”朱老大如此说道,随后突然像想起什么来,紧张地问:“你们几个来这没别人知道吧?”

  “你放心,绝对没外人知道,一路上我们几个也小心着一直走的小道,也没碰上人。”黄殿回道。

  听到这话朱老大这才放了心,这时候颜子京忍不住问了一句:“朱老大,之前你在安溪虽说是徭役,可听三河那歹仔讲你手下有十几个兄弟,不用直接干活,大小也算是个领头的,而且官府不仅供应一日两餐,又拿了不少银子犒劳,你怎么就突然不干跑回来了呢?”

  “你这些都是三河和你说的?”朱老大反问道,见颜子京点点头,朱老大冷笑道:“三河这歹仔知道个屁!他算是运气好,家里给使了银子,要不凭他这脑子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这差事可不同往常,是要提着脑袋干的!再说发银子?你那只眼瞧见过官府发银子给老百姓了?做梦去吧。”

  “朱老大,究竟怎么回事你好好说说,兄弟们今这北边厉害的很,前些时候传来消息连蓝二军门的水师都没了?”

  蓝二军门就是蓝延珍,联合舰队全局覆没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厦门,民间也有所耳闻。再加上这些兄弟一个个眼巴巴看着自己,朱老大喝了口酒叹了口气,也不瞒着他们当即就说了起来。

  由于局势紧张,福建的清军已经开始收缩防线,按照之前蓝理的战术,就是以厦门为基地进行三角布置,形成厦门——龙岩——安溪防御圈,这样一来进可攻退可守,依托地形和明军周旋。

  既然要这么防御,那么各城的加固和工事是非常重要的,再加上联合舰队被歼灭后,福建清军兵力不足无法和明军相抗衡,年羹尧就以总督名义大征徭役充做壮丁,然后再从其中挑选人员组成兵勇甚至直接充入绿营。

  前面说过了,这事闹的地方是鸡犬不宁,百姓更是怨声载道。但如果只是出点力还算好的,可年羹尧是什么人物?不把人往死里用就不是他年羹尧了。

  为了赶进度,抓时间,这些服徭役壮丁几乎是做牛做马,甚至做的稍不如意就是皮鞭加身。至于组成兵勇甚至充入绿营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依朱老大来看就是些炮灰,到时候一旦明军打过来,首先死的就是他们这些人。

  “老子一过去就看明白了,官府是打算用老子这些人的命去填他们的缺呢。到时候这仗无论是输赢,老子弄不好就得死在那边,而且现在局势明摆着就是永业完,众人面面相觑,这才明白这朱老大为什么要冒如此风险跑回来了。不过现在的局势真的这么紧张么?众人还是有些不放心追问了几句,朱老大信誓旦旦告诉大家,这官府肯定是打过永业,这孔圣人就是说的有理,蛮夷无百年之运,还是我老朱家厉害。”似乎是酒喝上头了,朱老大大着舌头讲道。

  听到朱老大这么说,吴外忍不住就讲这永业他朱一贵当年也是朱明的后人,只不过关系稍微远了些,现在他们老朱家的大明重获什么自己身为朱明一份子当带大家共富贵,然后随便封了大家几个乱七八糟的官职,让大伙现在就去联络人,拉起队伍和清狗直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