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九十五章 包袱

[字数:2733 更新时间:2019/9/21 7:36:00]




  杨勖自温州过泰顺,几日就推进到苍南,过苍南再往前就是福建,此时左路军也由丽水向南过云河、龙泉,从松溪入攻入福建,两路大军呈钳型,目标直至福州。

  “报!蓝老帅来的急信!”厦门,福建水师驻地,蓝延珍正在视察金门防御,一个亲兵快步跑到跟前单膝下跪,双手拿出封信递上。

  连忙取过拆开信细看,信并不长,几句就能读完,可蓝延珍却看了好久,过了好一会儿他把信缓缓折起放进怀中。

  蓝理的信并没打断他的视察,蓝延珍依旧一丝不苟地把金门防御全部转了圈,并对驻军参将仔细交代了一番。做完这些后,蓝延珍这才登船返回厦门,等到了厦门回到府中,蓝延珍再一次把蓝理的信取了出来又看了一次。

  这回,他看的时间更长,甚至皱眉思索了许久,等夜很深了,蓝延珍又取出笔墨给蓝理回了一份信,等到第二日一早,蓝延珍招集部下,宣布了一件事,这事一宣布后顿时让众人一惊,有几个将领甚至忍不住欲言又止。

  “诸位,我知道大家想说什么。”蓝延珍坐在上首,目光朝下坐众人一一扫去:“伪明帝登基,已调集水陆大军来攻福建,此战必为恶战!如福建不保,接下来就是两广,一旦贼军攻入两广这半壁江山就将全入贼手。而今蓝老帅已决定主动撤至厦门,以厦门地形同贼军作战,所以为保福建,厦门安慰至关重要!”

  “大帅,既然如此您为何要把水师主力撤出厦门?”一个副将忍不住问道,话音刚落在场众人同样向蓝延珍投入了询问的目光。说厦门重要的是你,可要把水师主力撤出厦门的也是你,难道你蓝延珍和蓝理之间出了矛盾?两人的意见不同?可从刚才蓝延珍的话来看又不是这么一回事。

  “水师主力撤出厦门并非弃厦门而不顾,更非同蓝老帅的战略有不同,恰恰相反,此时撤出水师主力正是为了更好保住厦门!”蓝延珍斩钉截铁地说道,听到他这么说,在场中的南澳水师将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可那些福建水师包括福建的陆军将领却更糊涂了,这蓝延珍一大早不会是喝醉了吧?这话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见如此情景,蓝延珍心中不由暗叹一声,自施世骠的福建水师主力在宁波全军覆没后,福建水师就一蹶不振,尤其是合格的将领更是没几个。虽说驻扎福建的不仅是水师,陆军也有不少,可要知道福建水师之前可是被称为福建水陆提督管辖的,这些人居然连海战的要领都不明白。

  想到这,蓝延珍心中有些悲哀,康熙朝前期,朝廷中可谓是名将辈出,如图海、王辅臣、赖塔、张勇、费扬古、施琅等人,甚至包括去世不久的张云翼、殷化行,这些那个人不是骁勇善战,能横刀立马的大将军?

  可惜,随着时间的逝去,康熙朝前期的这些名将一个个已凋零,眼下这些人已全做了古,就连他们蓝家的三杰中的两杰,蓝理和他蓝延珍自己都已不再年轻,现在清军中能独当一面的将领简直就是凤毛麟角,要不然如何能让伪明如此猖獗?

  耐着性子,蓝延珍简单解释了几句,水师作战和陆军作战完全不同,水师作战依靠的是地形、官库里连半个铜板都没见着,至于库中的粮食更是毫无踪影,全被年羹尧给提前全部搬走了。听到这消息,王东先是傻了眼,紧接着忍不住大骂起来。亏得明军水师有自己的补给舰队在后,要不然这么多人吃什么喝什么?

  舰队到达当日下午,陆军前锋也抵达福州,水师和陆军在福州汇合,但对于现在福州的情况他们都未有预料,拿下福州固然高兴,可如今的福州却未能给明军带来任何收获,甚至因为占了福州后明军还得承担起福州治理的义务,福州对于明军居然成了个包袱。

  “王帅,如今福州城虽不是焦土却令我军毫无收获,幸好留给年羹尧的时间不多,如果再拖延几日恐怕这福州城内的百姓积蓄也要被他全部弄走,到时候这麻烦就更大了。”见到王东,杨勖忧心忡忡地讲道,虽说有宁波方面的后勤支援,明军并不缺少物资,可物资运来都是需要人力的,这人力消耗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如能就地补给自然会给进军带来极大便利。可谁想年羹尧这老小子居然会弄这么一招出来,眼下给明军带来了不小麻烦。

  就像杨勖说的那样,如果再给年羹尧些时间,弄不好他会把民间的财富全部收刮带走,到时候留一个残破而且没有余粮的福州城给明军,一旦明军无法安抚地方,福州的几十万百姓必然会心生不满,到时候谁都无法保证会不会闹出大事来。

  “娘西匹!老子要是抓到年羹尧非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不可!”王东骂骂咧咧道,由于福州的情况需要暂时处理,这样一来也导致他们的进军必然会暂时停留些日子。只有等待后续的补给运达,大军才能继续南下。

  另外,经打听,蓝理和年羹尧两部一前一后延南一直往下,看样子似乎是想一直退到泉州甚至厦门那边去,假如这一路上这两人依旧和福州那样采取焦土政策,把各城的钱粮全部带走,而把当地的百姓当成包袱直接甩给明军的话,那么就算明军再财大气粗也是吃不消的。

  “王帅,千万不能让年羹尧如此一路南逃,如果这样的话我军到时候步步艰难,一旦军中资源有缺,这可要出大事!”杨勖对王东如此道,王东想了想表示同意,这样实在是太被动了,必须要想办法赶在年羹尧之前堵住他。

  “你立即向马帅禀报此事,我派快船立即把此事报于陛下和邬先生知晓。至于年羹尧那边,杨兄请放心,老子就不信了他带着那么多东西还能跑得过老子的风帆?老子这就直接南下去泉州堵他去!”王东咬咬牙,脸上满是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