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大踏步后退

[字数:2659 更新时间:2019/9/21 7:36:00]




  “马兄,此次南征还是让我来任先锋吧。”温州,杨勖神色期盼地对马功成要求道,此次南下福建,陆军分为两路,总指挥就是马功成,而今马功成已领五军都督府的右都督职衔,同任左都督的董大山可以说是明军中最重要的两位将领。

  当然,水师的王东职权也不小,水师提督和督督同知的职衔仅次于他们二人。另外马功成还受了平寇将军衔,更被大都督府也就是朱怡成直接任命为此次南征福建的最高军事长官。

  “我说杨兄,你胳膊上的伤还未全好吧,要不此次就随中军而行?”经历了泰顺苦战,马功成和杨勖也算是在同一战壕中一起生死过的兄弟,对于这位虽是清军将领出身,但打起仗来悍不畏死,尤其是异常善守的同僚很是佩服,时间一长,两人的关系越发亲近,平日里更是直接以兄弟相称。

  “这些小伤都过去这么久早就好了。”杨勖抬起左臂活动了一下,泰顺防御战中他胳膊中了一箭,亏得救治及时再加上箭上未有毒,要不早这胳膊就废了。此时已过去好久,伤也基本痊愈。

  “泰顺一战虽守住了温州,可年羹尧那王八蛋依旧在福建逍遥,马兄你也知道兄弟我和年羹尧之间不共戴错,无论是对付蓝理还是年羹尧,在整个明军中他杨勖的确是最好人选。但马功成担心的是杨勖求胜心切,毕竟他对年羹尧是恨之入骨,一旦轻敌冒进坏了南征大局就麻烦了。

  也许是看出了马功成的迟疑,杨勖又道:“请马兄放心,杨某不是不知轻重之人,如能任先锋绝不会孤身冒进,这打仗就是打仗,一切都以大局为重!”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马功成哪里还有什么好讲的呢,何况杨勖又的确是最好的人选,当即马功成就笑着答应了下来,不仅如此还把陈五显也调给了杨勖,陈五显本就是福建人,之前又在福建起义同清军多次交战,再加上陈五显后来虽兵败而走,可因为陈五显的义军军纪严明,在福建各地名气很大,有陈五显在军中南征福建更有把握。

  明军的动作很快,其实早在朱怡成及帝位之前就已暗中对南征做了大量准备,等及位后,邬思道用最快速度抵达宁波进行后期的物资运输,所以当消息传到福建的时候给蓝理和年羹尧所留的时间并不多。

  “伪明前锋已出泰顺?有多少人?”福州,蓝理当得知明军前锋已开出泰顺时顿时一惊,连忙追问。当得知明军足有数万之时,蓝理顿时脸色很是难看。

  “来的好快啊!”蓝理喃喃道,放弃福州回撤厦门的准备还未做好,明军就开始了南征,如果判断没错的话,明军的水师恐怕马上也要到了。这时候必须立即决断,要不等明军贴上身来,然后水师直接抄了清军后路,那么到时候不要说撤回厦门了,恐怕他蓝理这把老骨头直接丢在了福州。

  “传老夫将令,各部立即开拔南行。”蓝理不愧是老将,这点果断还是有的,只考虑了片刻就立即做出了决定。

  “蓝帅,年大帅那边……?”部下忍不住问了一句。

  “老夫是两广提督又不是福建提督,老夫要走他年羹尧难道还拦得住老夫?”蓝理顿时一瞪眼,部下顿时哑口无言。不过蓝理又道:“这样吧,去给年羹尧打个招呼,至于他怎么做就是他的事了,福州死地不可久留,南行需快!”

  说完,众人连忙答应,随后各自急急离开集结部队准备开拔,而当消息传到年羹尧那边的时候,年羹尧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是勃然大怒。

  “这蓝老匹夫,居然不把本帅放在眼里,简直可恨之极!”年羹尧气的当场摔了杯子,更是破口大骂,可火发完后他又拿蓝理没丝毫办法。

  蓝理说的没错,他是两广提督不是福建提督,再加上蓝理资格老,官职高,他年羹尧根本就管不着。再者,之前蓝理已经和他讲过,福州是守不住的,如果想保住福建唯一可行的就是先撤到厦门,然后依托厦门周边地形和工事同明军作战,不过这方案对年羹尧来讲有些为难,毕竟他是闽浙总督,如此不战而走怎么都说不过去。

  本来,年羹尧还是抱有在福州先打一打,如果情况不行再向厦门撤离的打算。可谁想蓝理居然商量都不商量直接带兵先撤了。这样一来,蓝理的大军一走,他年羹尧如再呆在福州就等于是自找死路,以年羹尧在福州的兵力别说防守了,弄不好自己连同整个福州城都会被明军一口吞下去。

  事至如此,同面子相比起来还是性命更重要,他年羹尧可不想稀里糊涂地把命丢在福州城。所以年羹尧也马上做出了决定,同样带兵主动撤离福州城,跟随蓝理向厦门撤退。

  可要跑也不是把细软一卷,人马一带就蒙头走人那么简单,福州可是福建的省城,不仅人口众多还有各处衙门在,二三品的官员福州就有五六人,至于四品包括四品以下的官员那就更多了,再者放弃福州也不能把一个完整的福州轻易让明军占去,司库的银子和粮食是必须要全带走的,这些都需要进行安排。

  年羹尧一方面调动部队对福州城内重要物资进行转移,另一方面对民间抽调大量青壮以充入军中,同时派出几支部队在福建以北进行设防,以期暂时能阻拦下南下的明军。此外,福州附近的民船、商船也全部征为官用,一并全部调往厦门,如不是担心引起民愤,年羹尧甚至想走之前直接在福州城里放上一把火,留一个只剩残砖断瓦其他什么都没有的福州城丢给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