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丢出城去

[字数:3427 更新时间:2019/9/21 7:35:00]




  “悔余,如何?”

  萧永藻和查慎行所住的小院,快日落时分,查慎行这才从外面回来,一直等着他的萧永藻急急上前问道。

  查慎行一脸倦色地摇摇头,萧永藻问道:“怎么?廖焕之又未见你?”

  这些日子,他们在廖焕之身上下的力气可是不少,不仅上下打点了许多,还私下给廖焕之送了好些礼物,其中光古玩字画和白银加起来就有十几万两,可廖焕之嘴上说的漂亮,但实际却未任何行动,还拿科举一事搪塞。萧永藻的脾气不太好,去了几次后就被查慎行给劝了回去,以免惹恼了对方,所有之后的接触一直是查慎行在负责。

  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廖焕之本就是在拖延,至于那些礼物也是朱怡成默许下所收,这些东西进了廖焕之的口袋几乎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见萧永藻脸露怒色,查慎行又摇头道:“这倒不是,今日人是见着了,不过廖焕之同我东拉西扯一大堆,最后又讲此事重大非他一人能决定,需说服朝中诸人方可行……。”

  “又是这套!”听到这,萧永藻气的顿时一掌重重拍在桌上:“此人无耻!他为何收东西时不说这些?前些时候不是保证这事可成的么?”

  查慎行苦笑一声:“廖焕之此人本就是普通举人,蒙我皇恩赐才侥幸做了知县,当年桐庐丢失,廖焕之作为地方父母官非但不以身殉国,反而投了朱怡成,随后也是因他所致使得宁波陷入南贼之手,可以说南贼之所以能坐大廖焕之可以说是出了不少力。这么一个卖主求荣的小人,萧公难道觉得会言尔有信?不过,依我看来,这廖焕之无非是贪欲难填罢了,再想讨要些好处。”

  萧永藻是气的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他们这次来身上带的东西虽然不少,可这些日子被廖焕之前前后后讨走而今已剩不多了,如今江南丢失,朝中本就缺了大块税赋,就连皇上招募新兵都需想办法从其他地方弄银子。而现在,十几万银子丢出去就如同丢进个深不见底的水塘子一般,钱花了不少,事却一点都没办成,如此怎么同皇上交代?

  “我们还有多少?”萧永藻虽心中不愤,但又无可奈何,总不能这时候半途而废吧,当即他忍着怒火问。

  查慎行当即说了个数字,萧永藻默默想了想道:“这样吧,还请悔余明日再走一次,只要他廖焕之能把事做成,这些就全给他了。”

  说完后,看看就让手下士兵把萧永藻从床上拖了下来,然后一路拽到院中。此时此刻,边上的屋里,查慎行也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丘八给拽了出来,也不知是因为没穿外衣冷的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所吓的,两人情不自禁地发起抖来。

  “你……你们是何人?为何如此?”

  到了外面,略有清醒的萧永藻不住喝问。

  “我们是何人?萧永藻!查慎行!你们这两条清狗好好睁开你们的狗眼瞧瞧,我们就是你们口中的南贼!”

  “你……你……。”萧永藻喝问道:“深夜闯入此处究竟想为何?尔等不要忘记,我们可是大清之臣,前来江宁是同贵主前来商议要事的,难道你们就不怕如此所为坏了贵主大事,丢了性命么?”

  查慎行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当即在一旁道:“这位将军,不知将军姓名?我和萧大人可是贵主座上客,又同你们廖大人更有几分交情,你们这样做不妥吧?将军不如就此罢手,我可当什么都未发生过,如何?”

  那军官听了顿时哈哈大笑:“我呸!你们不就是两条来乞和的清狗么?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至于你们的身份来意我们当然清楚,但这又怎么样?不要以为你们这些日子和廖焕之这老儿勾搭上了就能做我明军的主,简直就是做梦!想我监国是如何英明神武之人,如何能受你们这些清狗所蒙骗?本来想,让你们这两条清狗知难而退,可没想这些日子你们反而越发折腾的起劲,今日还跑去廖焕之那边私下串联,如何留你们?”

  听到这话,萧永藻和查慎行同时暗暗叫苦,他们分明就听出了这些人应该是南贼军中一派,也就是和廖焕之相对立的派系,而且不知为什么居然还摸清了他们和廖焕之私下接触的情况,为了阻止他们直接杀上门来了,甚至听说话的口气似乎还要直接拿他们开刀。

  尤其是那军官说完时,四周那些士兵个个虎视眈眈,有几人更是把手按在了腰刀上,眼中露出凶光,似要当场砍了两人脑袋。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啊!”

  查慎行的脑袋转的快,一见形势不妙弄不好老命就丢了,急忙大呼起来。

  至于萧永藻也不甘坐以待毙,当即也喊道:“尔等如此难道就不怕陷贵主以不义,挑起大战不成?”

  萧永藻虽依旧保持镇定,可话中求饶的意思依旧能听得出,那军官听后冷冷一笑:“战就战,谁怕谁!起事到现在这服对方。

  “将军,直接这样似乎有些不妥吧。”这时候,另外一个军官上前对带队的军官低声说道。

  “有何不妥,杀清狗不是理所当然?”那军官眼角一横

  “杀清狗当然理所当然,不过这两人可是被监国召见过的,而且廖大人那边万一去找监国……到时候恐怕无法交代,还请将军三思。”

  “这个……。”那军官听到这顿时有些迟疑,似乎因为提到朱怡成让他有些犹豫。

  “就这样未免便宜他们了……。”

  “其实将军您可以……。”那人把嘴凑在那军官耳边说了几句,那军官想了想点点头道:“行!就这样办。”

  说完后,只见他冷笑一声,径直上前从士兵手中取过腰刀,然后对着按在地上的查慎行道:“呵呵,今天算你们走运,如果下次再落到老子手里非剥了你们皮不可!”

  话音刚落,只见他手起刀落,见到寒光一闪,查慎行吓得魂飞魄散,一声惨叫响起,查慎行只觉得脑袋上一凉却未有感到疼痛,当他颤颤巍巍站起身后才发现自己脑袋上的辫子已没了。

  割了两人的辫子,那军官直接把他们直接架上了外面的车拉到城门,城门那边见那军官也未阻拦直接把这两人装进篮子里由城墙吊出城外,到了城外还没等他们回过神又被几人拽走装上了一条小船,等天色亮后,只穿着中衣,身无分文,而且脑袋上半秃的两人直接被丢到了江北的一片滩涂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由得悲从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