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三十九章 虚晃一枪?

[字数:3155 更新时间:2019/8/26 8:07:00]




  “王爷,为何不等苏松两败俱伤后我等再出鄱阳湖也不迟啊!”朱老六的位置仅在高进和王友三之下,和周忠良面对而坐,当听得袁奇准备出兵的时候,朱老六忍不住问了一句。

  袁奇并没先回答,反而看了看在座诸人,见众人似乎也有这个意思,这才叹了口气。

  “之前我部浙西不战而败其关键还在祝建才,如不是祝建才畏敌而逃,放开防务,我部也不会如此措手不及,从而落到如今下场。”话说到这,众人脸上都有愤慨之色,祝建才这次把他们坑的不轻,就像袁奇说的那样,如果不是祝建才一声招呼就不打就先跑了,而且还把手中的地盘直接丢给了清军,袁奇部怎么会措手不及最终使出断尾求生的这招?

  假如当时祝建才能主动向袁奇靠拢,两部携手共御清军,那么浙西的最终战局会如何恐怕也不是现在这个结果了。当然了,袁奇自己心里也清楚,在之前高进和他细谈过,如今清军实力依旧强大,凭着他们的力量直接抗衡非常难,可不管怎么说,祝建才这么做完全是把袁奇部推向了火坑,如果不是袁奇当机立断,那么在坐这些人已成刀下之鬼了。

  说到这,袁奇话锋一转,又道:“如今苏松大战,清军主力已被江苏战局吸引,此时正是我等出鄱阳湖的大好机会。假如苏松之战尘埃落定,无论谁胜谁负,到那时候再鄱阳湖就为时晚也……。”

  听到这句话,众人顿时若有所思,袁奇说的没错,坐山观虎斗虽然好,可也要看情况。现在苏松打成一片,宁波义军的战斗力之强出乎袁奇等人意料之外,这场仗无论是谁赢对于他们出鄱阳湖都具有影响。

  如果是清军了赢了,那么宁波义军最终可能连老窝都守不住,到时候宁波义军被剿灭,袁奇部那时再出鄱阳湖就为时晚了。就和之前一样,袁奇部必然成为清军灭之而后快的目标。

  假如是宁波义军赢了,那必然震动我等当年浙江起义,经历四明山、杭州、浙西三起三落,可古人有言,所谓得中原者得的好!”周忠良当即拍手大赞道:“王爷如此谋划可谓让我等大开眼界,如真能拿武昌,再加上朱将军的水师遏制长江水道,清狗到时候根本就拿我等毫无办法。”

  周忠良虽说是拍马屁,可他的话却没说错,武昌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可谓长江重镇,又是连接南北的要地。拿下武昌意义重大,如果真能达到这步当然好,可是高进还是有些迟疑,毕竟武昌不是那么好拿下的,江西虽然没有提督,但作为重镇的武昌却有清军一个镇绿营分别驻扎九江和武昌两地,就算有朱老六的水师帮助也比较困难。要知道朱老六的所谓水师只不过是在鄱阳湖干没本钱买卖的水匪罢了,平日里搞搞偷袭、干翻几条商船还马马虎虎,真打起来别说和由福建水师为主题组建的宁波水师了,就连清军的长江水师都比不上。

  对于这,袁奇却胸有成竹,这些日子躲在鄱阳湖他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一直在悄悄谋划着。的确武昌难打,但他对于武昌是势在必得,也只有拿下武昌袁奇的义军才有可进可退的资本,至于如何拿下武昌,袁奇暂时还不能说,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在苏松战场,朱怡成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军的策略。他可不是在解放战争中百战百胜的林大将军,虽然这一年来朱怡成成长极快,甚至带着宁波义军从一群残兵败将逐渐发展到如今的规模,甚至连败清军,但从整体来讲朱怡成是占了后世眼光和清军被袁奇、祝建才等义军吸引住的机会趁势而起的便宜。

  无论是最初在宁波打败施世骠的福建水师,还是现在在苏松接连战败师懿德的江南提督本部,或者是同里灭掉欧阳凯的苏松镇,这几仗说白了一是对方轻敌,二来是朱怡成的情报准确,三来是宁波军队的火器装备精良,再加上几次作战朱怡成都提前设好了圈套,一步步引诱清军上钩,然后最终以绝对优势兵力打了清军一个毫无防备,这才有最后的胜利。

  但从整体来讲,朱怡成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少斤量,再加上一直以来谨慎从事的心理,他并不敢太过冒险。一旦年羹尧趁自己主力在苏松突然出兵宁波,而自己又回师救援不及的话,那么其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事实同样如此,当朱怡成带着本部人马回师宁波,留董大山部继续在苏松同清军周旋的时候,浙江巡抚年羹尧还真的出兵了。

  作为巡抚的年羹尧是文官,虽说巡抚自有抚标兵,这是归属于巡抚直属的一支部队,可从人数来讲并不算多。因为浙江自康熙四十七年来一直有义军起义,甚至杭州还差一点儿被袁奇攻下,所以浙江巡抚的抚标规模相比其他省份要大些,但也只不过三千人不到而已。

  如果仅仅是这三千人,任凭年羹尧的本事再大也无济于事,靠着仅仅这些人马就要拿下宁波,就算是陈庆之再生恐怕也不可能。不过年羹尧就是年羹尧,他是个胆大包动了衢州镇总兵,再加上被占了宁波后只能暂留杭州以东的定海镇主力,两镇兵力再加抚标本部,足有二万余人。

  年羹尧把这二万人分为二部,首尾呼应,左右并进,由杭州出军先至绍兴,随后就在绍兴驻扎了下来,派出各路探子不断搜索绍兴以东的义军情况,而大军在其后稳扎稳打,步步逼进,几日后年羹尧部抵达余姚以西地区。

  已回到宁波的朱怡成听完军报,眉头顿时紧锁起来,这年羹尧行军实在是太过小心谨慎,而且他派出的探子是四面八方从不遗漏,整支大军如同乌龟壳一般没有丝毫破绽,如果要想和之前那样引诱清军打伏击几乎没有可能。

  而且现在年羹尧的大军已接近余姚,一旦过了余姚就是宁波了,这时候两军已将直接接触。对此,朱怡成有些发愁,看来这一仗不好打啊!

  余姚城是宁波的势力范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丢的,为保证余姚的安全朱怡成不仅加固了城墙,更在城头摆了大炮,再有几千精锐义军驻扎城中。以余姚的防务,顶住年羹尧大军十年羹尧的前军马上就要抵达余姚了么?怎么才几……说……。”

  “说什么?直说!”

  “黄将军猜测清军恐怕是虚晃一枪,回杭州了……。”那军官有些尴尬的回答道。

  “回杭州?”朱怡成皱眉想了想摇了摇头,这个可能性非常小,年羹尧耗费如此大的力气好不容易组织了二万大军怎么可能跑到半路上就回转杭州?别人不知道年羹尧他朱怡成还不知道么?这是一个非常不简单的人物,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无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