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三十七章 杀头的买卖

[字数:3384 更新时间:2019/8/26 8:07:00]




  自宁波出兵,朱怡成就从未放松过对浙江的警惕,尤其是年羹尧的注意。反而是福建方面他暂时比较放心,一来台州的马功成一直兵压温州,防范福建异动,二来福建杭州的年羹尧也在调集兵力的时候,朱怡成心中顿时有些不安。

  “这年羹尧在想干什么?难道是想趁我军攻击苏松的机会偷袭宁波?”朱怡成马上想到了这个问题,如果说年庚尧调兵是救援苏松的话这似乎有些扯,要知道他可不是江苏巡抚,在没有康熙的旨意下年羹尧不太可能出动出兵救援苏松。再说了,年羹尧这人性格比较自我,或者说桀骜不驯,行事更是出乎意料,主动为他人做嫁衣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恐怕不会做,这样一来,他集结兵力的目标极大可能就是宁波。

  之前年羹尧发过一份信给欧阳凯,在信中年羹尧就提出让苏松镇南下同他汇合一起攻击宁波。可惜,这封信欧阳凯根本就没当回事,更没同意里面的建议,从而导致在同里覆灭。而现在,这信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假如朱怡成能看见这封信自然就能断定年羹尧的企图。

  不过现在,在朱怡成看来年羹尧出兵宁波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真被他偷袭宁波成功,那么宁波义军就直接断了退路,这对朱怡成来讲是无法接受的。

  “回兵?”这个念头在朱怡成脑海中顿时一闪,苏松镇被灭,江苏的战局一片大好,如果能再想办法敲掉师懿德手中兵力,那么整个江苏就再也没有和义军抗衡的力量了。

  如果这时候回兵,虽然以董大山手中的兵力也许能达到目的,可并没有十足把握,一旦战局发生无法预料的变化,那江苏就成了胶着状态,从整体来讲对义军是极为不利的。

  要知道这次出兵苏松朱怡成是以守为攻,目的是抢在清军反应过来之前给宁波打出一片太平,一旦在江苏战局胶着,那么宁波方面的力量就被牵制住了,非但不能达到目的反而会有极大后患。

  可如果不回兵,万一年羹尧真的偷袭宁波如何是好?虽说宁波城还有近万义军在,再加上近在咫尺的台州马功成部,从兵力来讲并不算少,可朱怡成现在带着精锐已离开了宁波,以年羹尧的狡猾和能力谁又能保证宁波固若金汤?

  此时的朱怡成顿时感到了两难,就像后世林将军在东北所遇到的情况一样,当时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摆了一桌的菜却来了两桌的客人。究竟是回兵宁波好呢?还是继续按计划北上对付师懿德?

  这时候,朱怡成忍不住暗骂袁奇和祝建才两部实在是不争气,如果他们能在浙西多经营,再多抵抗一些日子,牵制住清军在浙江的兵力哪里来这么多的麻烦?

  可朱怡成没想到,就在他暗骂袁奇和祝建才的时候,这两位仁兄也在破口大骂自己。

  先说祝建才,这老小子在开战之前就感觉不对劲提前甩锅先跑了,趁着清军注意力集中在浙西的地盘和袁奇部的时候,他带着人悄悄离开,然后把手下化整为零一路穿山越岭,一口气由浙西跑到了罗山县,也就是后世的信阳地区。

  到了罗山县,祝建才第一时间就联系上了八卦教教主刘儒汉,八卦教的组织和其他白莲教稍有区别,整教立教主一,而教主从来就是刘家担任,刘儒汉就是现任的教主。接下来是八卦的卦主,每卦各有卦主一,也对外称大掌柜的,其中祝建才就是其中一卦的卦主,但因为八卦教在北方各处都有堂口,其中也免不了内斗,甚至有的卦主还自立为教主,比如说坎卦、震卦和离卦如今对外各称坎卦教、震卦教和离卦教。

  除此之外,八卦教下还有九宫,也就是八卦九宫的结构,如细说来源恐怕三还是刘儒汉的下属,但祝建才在江南做了如此大事,手下兵强马壮,早就不听刘儒汉的命令了,如果不是祝建才这一次主动去河南并联系到刘儒汉,刘儒汉也不会这样轻易见到祝建才。

  “教主,这茶怎么样?这可是我从浙江带回来的上好龙井,特意留了几斤等会给您送府上去。”祝建才如今穿着和土财主似的,脸上堆着满面的笑容,在一个乡间大宅院里招待刘儒汉。这地方是他早年传教时安置下的,用的也不是祝建才的名字,地方根本就不清楚这位长期在外经商的和气员外居然就是在浙江闹得翻要请他过去商议大事。

  本来,刘儒汉是不想去的,毕竟祝建才如今的身份不同,而他虽然是八卦教的教主,但在地方却掩饰的非常好,从没人得知他真实身份。如果去了被人发现,那么他的身份就暴露无遗。

  可是不去又不行,如果是之前刘儒汉或许可以这样做,可现在祝建才已今非昔比。而且此次他居然能金蝉脱壳跑到河南,那么肯定有后手在。思来想去,刘儒汉还是乔装打扮一番后悄悄来见祝建才。

  “一些茶嘛,当年教主对祝某多有关照,祝某有今暗话,虽说之前你在江南做了大买卖,可现在买卖砸了,你回到河南也好,河南毕竟是自家的地盘,以后好生在家先呆着,避避风头,我也会关照教里兄弟留意一二……。”

  不等刘儒汉把话说完,祝建才就打断了他:“呵呵,我说教主,这次请您来可不是说这些的,没错,在南边的买卖我是做砸了,可这老本还在,这次回来是想和您老一起商量着再起炉灶,把买卖重新开张,您看如何?”

  刘儒汉本以为祝建才请他来一是叙旧,二来是想借着他在教中威望帮他掩饰身份,可谁想祝建才一开口居然是这个主意,刘儒汉顿时一惊,手中的茶盏差一点儿落到地上。

  “你……你说什么?直到现在你还想继续做那买卖?”刘儒汉神情有些惊慌,情不自禁朝外面望了一眼,见外面并未有人时这才心中稍定。

  “建才呀,这买卖可是要杀头的呀!何况清廷的实力你也领教过了,如不是运气好你跑的快,现在的脑袋都给挂到城门口去了。再说了,不仅是你,还有袁奇袁大元帅,当年手握雄兵数十万是如此威风凛凛,可现在又怎么样?”

  刘儒汉忍不住劝道,可祝建才却不以为然,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祝建才再怎么说也是和袁奇平起平坐的人物,手里最多的时候也握过近十万大军,就算现在他还有三千精锐部下怎么可能甘愿如此隐姓埋名过以前的生活?这次回河南,他一是要避开江南的风头,二来也是打算依靠八卦教在北方的实力重整旗鼓,刘儒汉的劝告他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当初买卖砸了只是运气而已,如不是宁波的洪强按兵不动,坐视我和袁奇部被清狗猛攻,我祝建才怎么可能败?再说了,刘教主,你以为安分守己,守着自己家一亩三分地就能过太平日子了?你可别忘了去年的时候被人告发的事?当时要不是你运气好,你的人头恐怕也早我一步给挂城墙上去了,作为一教之主,我祝建才起兵难道你就逃的了干系么?”

  看着祝建才嘴角挂着那笑意中若有若无的杀气,再听他口中说出的话,刘儒汉心中顿时抽了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