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人和地

[字数:3940 更新时间:2019/8/18 10:50:00]




  “朱怡成?你说他是朱……?”殷化行顿时动容,朱三的名字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要知道朱三太子和其子其孙已满门拉到菜市口剐了,而且朝廷更本就不承认他的身份,对外更是宣传这朱三只是假冒的。

  “没错!”年羹尧虽然是文人,可他的胆子要比殷化行大多了,当即点头道:“依我看,洪强就是朱怡成,也就是朱三的孙子,之前被反贼袁奇奉为监国的朱五太子。”

  “洪强就是朱怡成?这不太可能吧?袁奇起兵后朱怡成不一直在他军中么?而且袁奇这个反贼至今还打着伪明的旗号,怎么可能朱怡成成了洪强?亮工,你是不是想多了?”

  “呵呵……。”年羹尧笑笑道:“这又何尝不可能?没错,袁奇起兵时的确打着伪明旗号,而且还把朱怡成奉为监国,自号大元帅,可是熙公,自袁奇在杭州兵败后,虽然其部旗号未变,但所谓的监国朱怡成却从来没有再露过面,一开始我只以为此人或许在杭州之战死了,袁奇为怕人发现密而不宣,可之后宁波突然崛起,这所谓的洪强也和石头缝里蹦出来一样,经一番打听,我就发现这洪强的身份不简单。”

  殷化行露出询问的目光,年羹尧继续道:“洪强此人之前从未有耳闻,此人冒头正是杭州之战后不久,而且听说此人异常年轻,连20都不到,非但能在短时间内聚集起一批悍匪强兵,趁我江南被袁奇、祝建才等部吸引的时候偷占宁波,进而割据一地,难道就不奇怪么?要知道就在此时,袁奇部再也没大肆鼓吹什么大明监国,这时间算起来也未必太巧合了些。另外,从年龄来看也相仿,再加上以他如此年轻就能驱使这么多的反贼为其效命,难道他的身份就会是个简简单单的人?”

  “嗯,这的确奇怪,但就算奇怪也不能说洪强就是朱怡成呀。再说了,如果洪强就是朱怡成,他为何不和袁奇合兵一处?相反却特意跑到宁波去,另外他为何又要化名为洪强?”

  “这不难解释。”年羹尧笑道:“依我看,朱怡成也许同袁奇本就有矛盾重重,杭州之战后朱怡成趁势脱离了袁奇控制,之所以去宁波那也是为了避开袁奇。另外,此人故意隐姓埋名恐怕是担心树大招风,引来朝廷大军围剿。”

  “如是这样的话,这朱怡成可不简单,亮工,是否要调整战略,先打宁波?”殷化行沉咛片刻后认真说道,要知道朱怡成的身份可不是袁奇等人可比的,如果洪强就是朱怡成的话,那么其身份重要性不用多说。

  “这倒不必。”年羹尧摇头道:“同袁奇、祝建才等部相比,宁波的洪强虽然麻烦,但对整个江南局势暂未有太大威胁,反而是袁奇、祝建才等人如今盘据在三省交界处,一旦这些贼子窜入中原,更不好消灭。再说如今布局已成,再行调整夜长梦多,倒不是先灭了袁奇、祝建才等部后再掉头向东,只要我浙江和福建方面严厉防守,就算洪强占了宁波、台州两地又如何?等到时候我大军直接东进,他拿什么来抵挡?”

  “此言有理!”殷化行抚着须点头,其实他作为有名的老将肯定明白打仗的道理,之所以刚才会问这个话其实是以退为进,故意试探年羹尧的态度。当年罢官被赶回去养老后,殷化行就变得谨慎多了,说话也尤其小心。尤其是年羹尧是康熙特意指定的浙江巡抚,从名义上来说是协助殷化行,可实际上在殷化行心里更清楚,年羹尧更是康熙派到江南的一颗棋子,是来监视和牵制他的,一旦自己作出一意孤行的姿态,谁难保年羹尧不会背后向康熙汇报?

  关于朱怡成身份的讨论暂时搁置,无论是殷化行还是年羹尧暂且把宁波放在一边,全力先灭袁奇和祝建才部。可不管怎么说,在宁波的朱怡成被这两人给盯上了,甚至连朱怡成都不知道年羹尧仅通过蛛丝马迹就猜到了他的身份,不能不说年羹尧能在清朝历史上留下如此名声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在此时,袁奇也感到了危机来临。在江南粮荒加剧之后,袁奇可算过了一段舒服日子,不仅对控制的地盘进行了扩大,就连部下的部队数量也增加了不少,另外他还抓紧时间练兵,扩充实力以做好应对战争的准备,可当大阿哥被调回京城,殷化行和年羹尧先后来到江南,再加上清廷加大了对江南的兵力、粮草等支援力度,袁奇已从凝重的空气中闻到了火药味。

  “祝建才如何说?”这一日,袁奇正在见一个部下,这部下刚从祝建才部那边回来,之前袁奇给祝建才去了一封信,信中婉转地表露了面对如今局势希望两军能够统一指挥的看法,并且告诉祝建才他绝对没有并吞对付的想法,只是考虑到现在江南的局势而已。

  “祝大将军说联手抗敌没有问题,至于合兵一处就免了,他怕手下的将士不懂规矩惹王爷不高兴,不过假如战事一开,王爷有需要可直接告知即可,不必这么麻烦……”小头目忐忑不安地回答道,虽然这话里的意思袁奇在之前就有预料到了,可对于目前情况他派人过去传话也是以尽其意罢了。果然,祝建才拒绝了他的建议,既然如此,那么袁奇也死了这条心,对于后续的安排究竟该如此,他必须早做打算。

  “行了,下去吧。”袁奇挥挥手道,随后把高进招来商议。

  袁奇部的官不少,毕竟他当初打的就是大元帅的旗号,用朱怡成的名义封了不少官员,其中包括周忠良等人,但杭州之战后袁奇部损失惨重,现在留在他身边的官员只有当时的三成,可从人数来讲依旧有数十个。可这么多人中,袁奇真正信任的仅只有高进和王友三二人,作为最初就跟在他身边的兄弟,他们才是袁奇真正的心腹。

  但和高进相比,王友三并没什么谋略,故此也只有做事沉稳的高进方可商量一二。

  “王爷心里是怎么打算的?”听完袁奇的述说,高进想了想后开口问道。

  “多事之秋,我部已是清廷的眼中钉肉中刺,清廷巴不得除之而后快。殷化行这老匹夫我知道,这老家伙可不是平常人,非常不好对付,至于新任浙江巡抚年羹尧虽不知其人,可康麻子既然能派此人来浙江估计也不是普通角色。兄弟,别看我部如今占了几县之地,手中也有了不少兵,但和清狗的大军比起来还差得远,如我部和祝建才部携手起来,那么依托地形或许可以周旋,可祝建才这个混蛋分明就是打着保存实力的年头,如是这样的话,到时候被清军各个击破是早晚的事。”

  袁奇满面愁容,当提到祝建才的时候更是大骂出口,不过他就没想过自己当时统领义军为了大权独揽曾经杀鸡骇猴。当时祝建才就在现场,前后经过是看得明明白白,有如此前车之鉴,祝建才哪里敢听从袁奇号令合兵一处?万一到时候把他骗了过去顺势砍掉他的脑袋,吞了他的部队,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当然了,这情况高进心里也明白,可作为兄弟他绝对不会和袁奇当面说的。仔细琢磨了一番,高进这才道:“祝建才不顾大局,王爷不必生气,既然如此王爷还是早做打算的好。当年我们四明山之战后如此危急也过来了,杭州之战差一点儿全军覆没不也没事么?王爷吉人这些干嘛。”袁奇很是不悦地打断了高进的话。

  高进笑笑道:“其实这局说好破也好破,就看王爷舍得不舍得了。”

  袁奇一愣,当即问:“如何破局?老二你别卖关子,直接说就是。”

  “王爷刚才说了,我部如今也有几县之地,手中兵力也不算少,只要王爷舍得,到时候何不弃了这地盘?只要人在,这话。高进说的没错,自杭州之战后袁奇就一直患得患失,趁江南大乱他趁势重新起兵,到如今拥有几县之地,将兵数万,这全是袁奇好不容易打出来的。

  如果是当初的袁奇,手里有如此力量恐怕雄心壮志有并吞天下之念头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瞻前顾后。一直以来,袁奇自己都没发现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而现在高进点出了这点。

  高进的话没错,地盘再大人才是重要的,其实这话在后世也有一句,叫存地失人,人地两失。存人失地,人地两得。

  过重视地盘,而忘记了整个天下的战略,袁奇才会如此焦虑。一旦放下地盘,那么以天下之大他去不得么?何必又要苦苦呆着等清廷布置后打上门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