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五十一章 笑容

[字数:2935 更新时间:2019/6/23 11:05:00]




  原本,朱怡成对于袁奇一直不以为然,总觉得这个草莽英雄只是走了狗屎运而已,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现,袁奇一辈子也就是个窝在山沟沟里装神弄鬼的家伙。

  袁奇打着自己的旗号正式反清复明,从余姚开始一步步走到杭州大战之时,杭州大战可以说是袁奇起事以来的顶峰,拥兵十几万,差一点儿就把杭州城给拿下了。

  就算这样,在朱怡成的眼里袁奇也仅仅只是个没有长远眼光的农民起义军首领,根本就不知道民心如何争取,不知道脚踏实地地发展势力,这才有在杭州城下大败的结果。

  朱怡成觉得,如果袁奇能目光长远一些,做事稳妥一些,打好基础的话,那么他的起义军或许就不是这样的下场了,最不济也能走的更远一些吧。

  无论从眼光还是见识,拥有后世信息的朱怡成可以说是这时代的人无可相比的优势,可是他恰恰忘记了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不是简单的眼光和见识才能填补的。

  难道袁奇就不知道这个道理么?从一开始袁奇在余姚县的时候并未采取裹协的方式,他也是想争取民心一步步来的。可最终计划没有变化快,随着义军发展的迅猛,袁奇最终还是走上了裹协的这条路,整义军也如同滚雪球一般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另外,袁奇在余姚的时候不仅是打土豪分田地这么简单,一方面有周忠良这个内贼在旁出谋献策,另一方面也使上了各种各样的手段,比如说投名状之类的办法这才建立起自己的老营。而现在朱怡成想依葫芦画瓢,又把期望放在群众的革命性上,这简直是本末倒置。

  中国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中国农民同样拥有农民的“狡猾”。如果你觉得农民是好骗的,好糊弄的,那么就大错特错了,这些农民虽然文化不高,可他们心里的小九九可不少,更要命的是你根本就从他们憨厚的那张脸上猜出他们真正的想法。

  就像现在这样,拿点粮食大不了把黑锅扣在朱怡成头上,到时候官府也没办法追究责任。可如果拿了其他东西这就说不清了,这些镇民难道对陈家的财富不眼红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这些东西拿了烫手啊!拿回家不仅要吐出来,弄不好还得把自己一家全搭进去,这种买卖傻子才会干。

  另外,有些人心里还琢磨着,现在就算不拿朱怡成他们也搬不走啊!无论房产还是田地都摆在那边呢,等朱怡成前脚一走,后脚趁人不注意偷偷摸进陈家大宅或者店铺里弄点东西搬家里去,这又有谁能知道?

  至于田地,那就更简单了,反正陈服几个……。”

  “没时间了。”朱怡成摇摇头,冷笑道:“把肯的三人带过来,把另外十人蒙上眼堵住嘴也弄过来。”

  虽然不知道朱怡成要干什么,但田文勇还是按他吩咐去做了,很快这十三人分头带了过来,其中三人还捆着手,剩余的另外十人全给捆的棕子一样被丢在众人面前。

  还在分粮的镇民门看见这一幕顿时全呆住了,他们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更不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你们三人叫什么名字?”朱怡成走到那三人面前问。

  “回……回大王,小的叫陈清仁。”

  “小的熊离”

  “小的是毛义康。”

  “陈清仁、熊离、毛义康……。”朱怡成打量了一下他们三个,这三人年龄都不大,看样子也就二十来岁,个子也比较粗壮。点点头,然后从田文勇那边要了一把刀,先割开捆着陈清仁的绳子,然后把刀丢在他面前道:“陈清仁,听说你要投效我是不是?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瞧见那些人了么?拿起刀子,上去砍死一个再回来你就是自己人了。”

  陈清仁顿时一愣,他怎么都没想到朱怡成居然要他自己杀同僚。这是投名状啊!陈清仁看着地上那把刀,再看看被捆的结结实实的那十个人,脑门不由得冒出了冷汗。

  “我……我……。”投降是一回事,杀自己同僚又是另一回事,陈清仁一时间难以决断。

  “怎么?不愿意?”见到陈清仁这个反应,朱怡成冷冰冰地说道:“这样做是不是为难你了?没关系,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这机会就让给别人吧……。”

  陈清仁顿时一哆嗦,机会让给别人?那自己呢?他是聪明人,马上就领悟过来朱怡成话中的意思。

  “不不不,我愿意,我愿意!”陈清仁连声说道,怕朱怡成反悔慌忙从地上把刀捡起随后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同僚走去。走到那边,看着被捆着动不了,口中塞着布喊不出声,却已听见他们对话的同僚全身不停地在颤抖扭曲,陈清仁情不自禁回头望了一眼,当他被朱怡成冰冷的目光扫过时再不迟疑,手中的刀就用力挥了下去。

  “下一个,熊离!”等陈清仁回来,朱怡成手朝边上一指,陈清仁默默走到熊离身边割断了他的绳子,然后把粘了血的刀递给了他……。

  熊离之后就是毛义康,仅仅几分钟,这三人全沾了之前同僚的血,而且是在全镇百姓的面前各杀了一个同僚。以后,他们的命运只掌握在朱怡成的手里,再也无法回头了。

  血腥的场面令所有老百姓全惊呆了,有些胆小的人甚至情不自禁哭出了声,却被边上的人拼命捂住了嘴生怕哭声也惹来杀身之祸。

  瞧着这些人刚才一副敷衍的模样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又惊又恐的模样,这时候朱怡成不知道为什么胸口一直憋着的那团怒气消了许多,冷冰冰的脸上也开始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