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571章 粮食(一)

[字数:3432 更新时间:2019/8/26 18:44:00]






  “曲恩远,曲二爷?”,我嘴里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对,司令,我怀疑运粮队被袭多半和他有关”“怀疑?我说同志,你得拿出证据,你得拿出真凭实据”“司令,你放心,我一定拿出真凭实据,别的我不敢说,但对于曲恩远,我敢肯定他多多少少参与了的”“苏主任,在你拿出真凭实据之前,这粮食、这佳木斯的粮价已经火烧眉毛了,你得赶快把这事解决了”“我这就去处理,我马上给春源、萝北打电话,请驻守当地的部队对我们派去的运粮工作队给予保护,工作队和他们采购、征集的粮食不能再出任何意外了”“还有苏主任,在巴兰袭击运粮队的敌人……这样吧,特战二分队周大贵他们正好在佳木斯,我把他们派出去”“太好了!有特战分队出马,这股敌人死定了”……

与此同时,佳木斯城内,商会会长曲恩远望着窗外陷入了沉思之中。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是曲恩远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当然这句话也是他的座右铭。遥想当年“九一八”事变,他趁着张大帅被炸死、社会秩序混乱、物资紧缺之际,在春节之前购进大量日货并以高出往年50倍、100倍的价格出售,大发横财……唉,好汉不提当年勇,回想几个月前,国军从天而降来到了黑土地、来到了佳木斯,那一夜枪炮声不断,自己当晚正在大摆筵席、正在苦心积虑地巴结日伪高官,结果呢?结果这些日伪高官被国军给一锅端了!亲眼目睹了日伪高官们被国军关进监狱,曲二爷心惊胆战、惊恐万分,好在自己只是佳木斯商会会长,不然的话自己恐怕现在还蹲在牢中。

世道变了,以前见了皇军撒腿就跑的国军居然来到了黑土地,居然在黑土地上和日本关东军硬碰硬,居然把日本关东军给赶出了佳木斯、赶出了三江省,看来自己今后得长期同国军打交道了;

世道变了,可生意还得继续做下去。要继续做生意,要继续发大财,同来到黑土地的国军41集团军的高官们扯上关系是必须的。14岁便从山东黄县来到东北的曲二爷深知其中的奥妙,无论是张大帅手下官员还是日满高官,曲二爷与他们打起交道来得心应手,官商合作让曲二爷成了一方富豪、让曲二爷成了佳木斯响当当的人物。国军要把特务派到哈尔滨,曲二爷在哈尔滨又有商铺,为国军派出的特务提供方便让曲二爷有幸结识了国军的高官,在得到国军高官赞赏的同时曲二爷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今后自己的生意有保障了!

世道变了,佳木斯城管会要求城内的警察们回警局上班,平日里那些吃喝嫖赌的警察们怎转得过性子?平日里那些干尽偷鸡摸狗之事的警官们怎受得了没有油水又十分繁重的工作?这不,近50个警察警官没去警局上班或者又从警局跑了出来并投靠了曲二爷,这让曲二爷大发感叹:世道真的变了,自己平时刻意去讨好的警察们居然成了自己的手下!

世道变了,生意还得继续做下去,认识国军高官们尤其与城管会的官员们成为了“朋友”后这生意更得要做下去。受到国军高官表扬的曲二爷趁着城管会不熟悉情况并抢在城管会之前,指使手下将佳木斯城内几个日本人的仓库洗劫一空,前方在打仗,搬回自己仓库里的机器、钢材、木材、水泥、布匹等战略物资又被高价卖给了国军,让曲二爷又发了一笔横财。生意嘛,就得这样做,“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世道真的变了,现年62岁的曲二爷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什么样的鸟儿没见过?可让他感到郁闷的是:城管会的苏主任居然不接受自己的贿赂!当城管会得知曲恩远卖给他们的这些机器、钢材、木材、水泥等物资的来源后,曲恩远受到城管会苏主任的严厉批评,苏主任要求曲恩远立刻将这些非法所得全部上缴城管会,面对曲恩远双手递上的一沓沓钞票想贿赂对方时,苏主任怒目而斥,差点拔出手枪的苏主任把曲二爷吓得屁滚尿流……

世道的确变了,曲二爷大发感叹,可发生的这一件件事情又多多少少与原本的历史相同或者说有相似的痕迹,这是曲二爷绝对想不到的!1945年8月当苏联对日本宣战,苏军以破竹之势横扫日本关东军,相继控制佳木斯、哈尔滨、新京(长春)、奉天城(沈阳),在佳木斯有为数不少的警察投靠到曲二爷门下,曲二爷就是趁苏军不熟悉情况而指使手下劫了日本人的仓库,把这些机器、钢材、木材、水泥等物质据为己有……。与原本历史稍有不同的是:现在面对佳木斯城管会的一再警告,那些落入自己口袋里的钱还没捂热,曲二爷只能把牙一咬乖乖上缴了。

粮食!佳木斯城内的几大粮商们私下囤积粮食,让城里的粮食价格一天一个样飞快地上涨,身为商会会长的曲二爷哪会不知道?这些粮商们联络了哪些人、准备把囤积的粮食在春节前出手、准备以什么价格出手,这些情报对于消息灵通的曲二爷来说很快就能得到。如果这些粮商们真的能把粮价拉高并在春节前出货的确能赚一大笔钞票,不过曲二爷也知道干这事风险极大,因为三江省并不缺粮食,至少三江省今年“出荷”的粮食有相当一部分日本人还未来得及运走,要是国军把这些粮食运到佳木斯的话,这些粮商们将血本无归!

“曲二爷,今天的粮价又翻了一倍!”,管家向曲恩远低声说到。“哦?!城管会那边还没有消息吗?他们控制的几家粮店里的粮食还是平价敞开卖吗?”“曲二爷,城管会那边还没有消息,那几家粮店的确还是平价卖出粮食,翟老板(佳木斯大粮商之一)他们正大肆收购呢,曲二爷,我们要不要……”“我们就不要去凑这个热闹了”“是”

“曲二爷,今天的粮价又翻了一倍!”“城管会那边有新消息吗?他们控制的几家粮店里又是什么情况?”“曲二爷,城管会那边出了通知,表示要严厉打击囤积粮食、哄抬粮价的行为,那几家粮店还是平价卖出粮食,翟老板他们……”“知道了”

“曲二爷,今天的粮价又涨了!城管会那边没有新的消息,那几家粮店还是平价卖出粮食,只不过……”“只不过什么?”“那几家粮店今早一开张就对平价粮开始限购了”“开始限购了?这么说他们手里的粮食不多了”“曲二爷,我们要不要……”,听到管家不停地唠叨,曲二爷心里一动但他的表情却是双眼一瞪:“急什么,看看再说”,“是”

“曲二爷,翟老板来了”“翟老板,他来干什么?你把他引到客厅,我马上过去”……“哟,翟老板,几日不见翟老板怎么瘦了一圈啊”“曲二爷,您可真沉得住气啊,这佳木斯的粮价都飚上天了,曲二爷还不……”“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翟老板今天来有何贵干?”“曲二爷,最近我收购粮食……手头、手头有点紧了,想跟您借点……借点银子,你放心,曲二爷,春节一过我就还给您”“借钱?”,曲恩远心中快速盘算着,他的眼珠子也在快速转动着,很快他抬头说道:“借钱可以,不过还得是老规矩”“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喜上眉头的翟老板马上应声回答到,不就是高利息么?只要自己囤积的粮食一出手,这点利息又算个啥。

“翟老板,钱我可以借给你,你要多少我都可以借给你,不过……我们是老朋友了,有些话我不得不提醒你几句”“曲二爷,您说,我听着呐”“目前佳木斯城内粮食只有价格没有货,你们难道不怕国军从外地运粮来救济佳木斯吗?”“怕,我们的确怕呀,曲二爷,不瞒你说,我每日每夜提心吊胆就是怕这个啊,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想好了对策”“哼,想好了对策!你们用重金把我的手下招过去,你们怕是要和国军动刀动枪了”“曲二爷,如果城管会真的要从外地运粮来佳木斯,我们可就没法活了!哼,他们不仁休怪我们不义,我们当然得防着他们这手,再说曲二爷,你的手下尤其是那些警察弟兄们也要养家糊口,这种玩命的事情他们是自愿参加的”“养家糊口也好、自愿参加也罢,这事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这是无事一身轻,你们千万别把我牵扯进去”“放心吧曲二爷,我们不会把您老人家牵扯进去的,如果真要这帮弟兄们玩命,他们干完事后也不会再回佳木斯了,到时候国军和城管会根本不会知道是谁干的”

“你们可别小看国军!算了,不提这事了,咱们作为朋友,算我给你们一点忠告吧。你要借钱直接向我的管家开口就行”,曲二爷说完此话便将茶几上的茶杯端了起来。“好勒,谢谢曲二爷,春节后我一定连本带息把银子还给您,谢谢曲二爷”,翟老板一边说一边抓起桌上自己的裘皮帽子和管家走出了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