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51章 趁你病要你命

[字数:4812 更新时间:2015-7-9 15:39:00]





    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中将获悉第6师团的悲惨遭遇后同样大吃一惊,号称日军陆军战斗力最强悍的第6师团(熊本师团)居然战损高达75%,牛岛满少将伤情危重,支那军队何时变得如此具有战斗力?何况根据可靠情报,在松隐地区担当防守任务的支那守军不过是一支地方军阀部队,为何这么强悍?柳川司令官百思不得其解,既然第6师团请求战术指导,司令官与参谋长田道盛武少将商议后决定:第18师团向嘉兴方向作出警戒,暂不主动出击;已经完全上岸的第18师团所属步兵第23旅团及第10军独立山炮兵第2联队组成上野支队,由旅团长上野龟蒲少将指挥,迅速向松隐地区进攻,务必在11月8日早上8:00前占领松隐,争取在11月8日中午前联队主力渡过黄浦江向松江进攻,作为第10军总预备队的第114师团尽管因6日杭州湾突起的风暴未能完成登陆作业,但应加速登陆上岸。

    第10军柳川司令官第一次有了让第6师团回国休整的念头,因为第6师团的传统:只征招来自熊本、大分、宫崎、鹿儿岛这些九州南部的部队。第6师团能打是事实,可就是将第10军的后备部队全部配属给第6师团,估计谷寿夫也不一定乐意!如果谷寿夫师团不愿意用后备兵员补充的话,这个师团只能回国休整了。

    刚刚就任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接到第10军的报告后,同样大吃一惊,第6师团和国崎支队被打残了,可能吗?当他得知国崎支队的残部还驻扎在漕泾镇后,回想起第11师团在月浦的遭遇,便迅速电告第10军,建议国崎支队余部应撤回金山卫,立即撤回!至于躺在漕泾镇外的帝国士兵尸体,等明天再清理不迟,国崎支队务必立即撤退。

    11月7日凌晨1:21分,我到达了松隐镇东北面的黄浦江边,原本打算夜袭漕泾镇,结果发现镇里的鬼子于晚上22:00左右向西撤回了金山镇,使我的夜袭计划落空。目前松江地区有2万多中国军队在防守,各式战壕早已挖好!鬼子要想达成占领松江,完全掐断沪杭铁路的作战目标,可能需要与中国守军鏖战数日,第6师团于11月8日晚占领松江的情况基本不会出现了。鉴于此,我的作战任务只好暂停,凌晨3:30分,在我将漕泾镇方向的20枚定向雷残骸处理完毕后,我带着7个作战包,回到了“葵花”舱里,回到了4万米的高空。

    陆上作战,凭借着后世先进的武器装备,凭借着比对手强大得多的火力投送能力,几场陆上的战斗下来也让我觉得惊讶——估计消灭了约一万多鬼子!这实在让我开心,让我有了在夜间单独面对一个鬼子步兵大队的信心!也实在该柳川平助、谷寿夫等鬼子吐血了,尽管我搬到陆上的弹药没有用尽,尽管还有这样那样的不满意,但眼前的战果还是让我着实高兴,至少我的陆上作战拖延了鬼子占领松江的时间。

    在“葵花”舱里我统计着战果,总结着战斗经验,飞快地写着作战日记,当把这一切忙完后,我不禁松了一口气,接下来该休息一下了?等等,接下来鬼子在损兵折将后又该如何行动呢?借着“葵花”上的相机,我对金山卫地区、杭州湾海面的日军好好侦察了一下,借此分析、判断鬼子下一步的行动。

    咦,杭州湾海上两艘紧挨着的日军大型货船甲板上有多门150mm的野战炮摆放!日军的野战重炮旅团,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它们。没错,就是配属给第10军的野战重炮第6旅团,鬼子向嘉兴城进攻时,延迟了好几天的功夫,专门等待这个重炮旅团到位后才开始进攻!日军重炮旅团所配备的240mm的重型榴弹炮,其炮弹落在中国守军的阵地上,估计国军任何一种工事在它的面前都无能为力了。尽管鬼子这些重炮已经是老掉牙的装备,但面对落后的中国军队,240mm的大口径重型榴弹炮在中国各个战场上的应用,也充分证明了它的价值所在,尤其是在步兵攻城战中!要不然,鬼子大老远地将它们从日本运到这里,不会只是摆设吧?不消灭、重创这个重炮旅团,我心有不甘!日本陆军野战重炮联队不少,尤其是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与美军对战,更需要大口径的野战重炮,而现在,全日本也不过组建了几个野战重炮旅团,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野战重炮第6旅团顺利上岸,我于心不甘!何况两艘鬼子的货船甲板上除了有重炮摆放外,还堆积有弹药。尽管目前我十分疲倦,十分需要休息,但我内心还是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嘿嘿,机会来了!

    日本的T型货运船“鸟取丸”由川崎造船所制造,1915年11月开工建造,1916年8月完工,而“松江丸”由横滨船厂制造,1920年9月开工,1921年4月完工,两艘货船均为7000吨位,全长135.64米。为了应对支那战事,日本陆军于1937年7月至10月先后租用了6艘T型货船,其中三艘T型货船已经葬身海底,而“鸟取丸”、“松江丸”、“敦货丸”没有受损。“敦货丸”将第18师团的3000多官兵及物资送上岸后,计划在11月8日下午装运完数千个帝国勇士的骨灰盒回国;“鸟取丸”、“松江丸”所运载的野战重炮第六旅团8800多名官兵,12门九六式240mm重榴弹炮、24门九二式105mm野战加农炮、12门八九式150mm野战加农炮、12门九六式150mm野战榴弹炮、12门大正四年代150mm野战榴弹炮,当然也运载了为这些大炮准备的15个基数的弹药。

    因为登陆作战的原因,因为杭州湾登陆先期作战主要以平原地区为主,因为登陆前舰队遭袭导致大小登陆艇数量严重不足,加上11月6日杭州湾海面忽然而至的风暴延误了第114师团的登陆,因此,野战重炮第六旅团被安排在最后登陆,在加上重炮旅团70多门重炮要顺利上岸,估计需要10来天的时间,当大小登陆艇将步兵等输送完毕,第10军才能考虑重炮旅团上岸事宜。而重炮旅团上岸,主要两个作战目标:松江以及嘉兴,野战重炮第6旅团石田保道少将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第10军下达的有关重炮旅团于11月8日开始陆续登陆的命令。

    11月8日凌晨1:30分,我驾驶着已经自动充满电的水下摩托,从水下穿过日军外围的驱逐舰,来到了“松江丸”靠近船尾处。将水下摩托的深度定为水下5米,将氧气瓶供养开关关闭,将氧气面罩挂在摩托艇上后,我开始上浮,很快在船旁露出了头。

    四周一片寂静,没有灯光,冰冷的海水轻轻地拍打着漆黑的船身。我从船尾快速游向右舷不远的绳网处,将军用平板从作战包里拿出并打开,再次观察敌情,然后将军用平板放入防水的作战包,带上夜视镜,右手持着带消音器的九二式手枪,开始沿着绳网向上爬去。

    这个年代还没有出现专用的登陆舰,为方便登陆人员能在较短时间下到登陆艇上,船到达目的地后由船员在舷旁铺设绳网,以方便成排的士兵沿着船舷下船。不知是鬼子大意,还是急着登陆,运输舰左舷铺设的绳网已经被我用“葵花”的电子相机看得清清楚楚,真是天助我也!我轻轻地沿着绳网向上爬着,接近船舷时,我左手抓住绳子,右手持枪,悄悄探出了头。

    船上没有作业,没有灯光,只有坐在铺有绳网的船舷处负责警戒的两个鬼子士兵,他们时而聚在一起站着交谈几句,时而分开来回走动并留意周围的动静。我凭借军用平板已知道头上有两个鬼子哨兵,因此当我刚探出头并在较短的时间内确认目标后,右手握着的手枪便果断开枪,低沉的“噗”、“噗”两枪,两粒高速旋转的子弹一前一后,分别钻进了位于我左右这两个并没有戴钢盔的鬼子脑袋里!中枪的两个鬼子身子往前一趋,很快倒在了甲板上,几乎没有发出声音。我爬上了甲板,迅速将两个鬼子的尸体分别藏匿在摆放在甲板上的两门九六式150mm野战榴弹炮后面,然后稍作停顿,仔细倾听着周围的动静。半分钟过去了,船上静悄悄的,四周没有什么反应,我弯着腰悄悄向数米外堆积的弹药箱靠近。

    来到堆积了近1米高的弹药箱旁,我抬手看了看夜光手表,耗时17分钟。我掀开军用帆布的一角,将一个弹药箱轻轻往外挪了挪,从作战包里拿出一枚塑胶定时炸弹,将起爆时间设定为90分钟,打开启动开关后,我将它放在了挪出的弹药箱缝隙间,再将军用帆布还原盖住了定时炸弹,OK!

    沿着来的路径原路返回,我沿着船舷边的绳网往下爬,很快下到海水中,很快潜到水下5米处的摩托艇旁,戴上氧气面罩,将摩托艇的水下深度设定为15米,启动水下摩托艇迅速向前方另一艘货船驶去。

    “鸟取丸”与“松江丸”两船相距约200米,当我沿着绳网爬上“鸟取丸”的船舷,用微声手枪将两个警戒的鬼子送到他们的天照婶婶那里报到后,一个中枪的鬼子迅速倒在了甲板上,而另一个鬼子因为比较靠近船舷,在头部中弹后直接栽进了海里,发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声响!

    “那边发生了什么事?”10多米外的船尾处传来一句日语,我连忙用日语回答道:“没什么,一切正常!”,对方没有了反应。当我将鬼子的尸体藏匿好正准备向堆积的弹药箱靠近时,船尾一个手电筒的灯光晃了一下,接着从船尾处传来了脚步声,有鬼子过来了,看来他的责任心蛮强的!我向刚才藏尸体的那门九六式150mm野战榴弹炮望了一眼,迅速地前行并藏匿在它的防护盾后面。

    皮鞋踏着甲板的声音提示只有一个鬼子过来,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也提示过来的这个鬼子并没有太多的警觉。既然你要过来送死,我成全就是了!当这个鬼子经过我的声旁继续向前时,蹲在炮盾后的我已经看清楚了他的背影,“噗”、“噗”两枪直接爆了他的头,没等他身体倒下,没等他手中的手电筒落地,两米开外的我已经来到他的身边,双手扶着鬼子的身体,右脚将快要掉落在甲板上的手电筒一脚踢向大海。四周没有什么反应,扶着鬼子身体的右手臂明显感觉到有血液滴在了保暖潜水服上,这样的造型维持了十多秒钟,再次确认四周没有什么反应后,我顺势将这个鬼子的尸体藏匿在重炮后面,弯着要向堆积的弹药箱靠近。接下来的工作跟前面做的一样,当我安放好定时炸弹,顺着绳网向下入海水,驾驶着水下摩托艇在水下15米潜行时,时间已经是凌晨2:19分。

    凌晨2:55分,我进入“葵花”舱内;

    凌晨3:04分,我驾驭着“葵花”迅速向杭州湾东南方向潜行;

    凌晨3:15分,“葵花”在距杭州湾日舰45公里处跃出海面,垂直上升到4万米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