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3章 定下坚定的决心

[字数:3990 更新时间:2015-7-9 15:38:00]





    日军的决定,对于停留在太空、呆在“葵花”里的我来说,是不可能知道的事情。10月31日整个白天呆在“葵花”的指挥舱里,我总觉得心神不定,因为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日军尚未在金山登陆,虽然成功炸掉了日军几艘军舰以及运输舰,但根据日军的习性,类似谷寿夫这样的鬼子将领,面对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会主动要求推迟在金山卫的登陆?应该不是这样的!如果日军按既定的时间、地点登陆,在淞沪地区作战的中国军队还是会措手不及,金山地区的中国百姓还将会遭到日军的杀戮,我能袖手旁观吗?但如果我到金山卫,通知军队、告知百姓:日本鬼子要登陆了。他们能相信吗?估计会把我当成谣言惑众的间谍,军事法办都完全有可能!再说,他们相信又怎么办?原防守金山卫的第62师也被调走,仅留下一连炮兵及一营步兵,面对3000多日军的多面进攻,能有效吗?

    历史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发生大的改变!

    11月1日晚,南翔附近一个小学校,持枪的士兵们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森严。晚上23点,蒋委员长乘专车来到这里,白崇禧、顾祝同等人随同。随即召集师以上将领会议,在听取几个高级指挥官的战况报告后,蒋委员长概括了“8.13”开战以来敌我双方作战经过和国际间反应,对前线官兵的英勇战斗进行表扬和鼓励,接着,蒋委员长说出了今晚开会的重点:“九国公约会议,将于11月3日在比利时首都召开,这次会议对国家命运关系甚大,我要求你们作更大的努力,在上海战场再支持一个时期,至少十天到两个星期,以便在国际上获得有力的同情和支援。”蒋委员长语气坚定地讲完话后,迅速离开了这所小学,将一群还在回味、惊讶的高级将领留在了身后。这些国军高级将领们普遍觉得坚持十天恐怕很难,但只能听天由命了。

    11月2日,运载第10军的舰队到达了杭州湾东面的舟山群岛外侧。

    11月3日拂晓,苏州河南岸的战斗异常激烈。日军乘晨雾之际,利用橡皮舟连接的浮桥向南岸强渡,突破了由税警总团防守的左翼阵地!税警第五团奋勇抗击,团长丘之纪上校饮弹身亡,官兵亦伤亡过半。税警第四团在团长孙立人的带领下迅速增援,最终夺回被日军占领的阵地。

    11月3日夜,数十名日军侵入苏州河南岸周家桥西端一两层小红楼中,税警总团官兵几次反击均未得手,而接防的第三十六师接防部队以上级命令中未说南岸已有敌兵为理由,而拒不接防。鉴于此,孙立人说道:“好吧,等我们将入侵小红楼的日军消灭后,再把阵地交给你们。”同时,孙立人要求第八军军部运送二十枚地雷来,准备用地雷将小红楼炸毁。

    11月3日晚,日军近200艘的舰船由东向西进入了杭州湾!

    11月4日凌晨3时许,孙立人走出指挥所掩蔽部,弯腰低头用手电筒察看军部送来的地雷。突然,一颗日军炮弹在他上空爆炸,将孙立人背部及两上臂炸伤十几处,幸好他头戴钢盔,所以头部未受大伤。当小红楼被部下用地雷炸毁并倒塌后,孙立人被军部派汽车送到上海租界辣斐德路宋子文临时所设的医院治疗。

    11月4日晚上21:00,杭州湾海面上的日军舰队继续向海岸线靠近,我知道日军要登陆了,我必须在日军登陆前到达金山卫周边地区,在凌晨于海岸狙击鬼子。

    作战任务:赶在日军(第6师团)在金山卫登陆前上岸,择机狙击敌人,打击鬼子的嚣张气焰,干扰鬼子、拖延鬼子的登陆计划。

    在我定下决心后,结合后世资料,结合“葵花”对金山地形所拍的照片,我开始制定详细的作战方案,同时严密监视海上日军第10军的动向。根据“葵花”获得的动态情报,我明确研判日军第10军仍将按照既定的时间于11月5日凌晨在杭州湾金山卫附近登陆上岸!

    狙击登陆之敌,清晨的大雾、大口径舰炮以及从上海方向起飞的日军飞机,完全可能干扰我的阻击,甚至对我的生命造成影响,这将阻断、影响我顺利完成肩负的国家使命!对此,我最初还是有顾虑的,左思右想,再三权衡,我实在不想放弃机会,尽管后面歼敌的机会还会很多,但手无寸铁的中国百姓将遭到鬼子屠杀,如果作为一名军人的我如果坐视不管,自己可能会后悔终生!

    11月4日晚23:00分,“葵花”再次从太空垂直降落在金山卫附近预定的地点,等我着陆后,“葵花”再次回到高空。我将事先藏匿在设伏点附近的1号、2号、3号及4号作战包取了出来,并在附近的土地边用军用铲挖了一个狙击坑,这个狙击坑位于戚家墩北面,与其直线距离大约300米,与东面海边的直线距离约2000米。挖好的狙击坑里狙击点土地较为松软,我找了块还算平滑的石板垫在狙击点的泥土上,将迷彩布放在一旁:此时还是夜晚,鬼子的飞机还没在天上,暂时还用不着给狙击坑盖上了迷彩布。再拿出突击狙击步枪,将20英寸的枪管迅速装了上去,装上消音器,架好了枪,从外面看这个狙击点,并不能看到枪架。

    反步兵定向地雷由德国的武器专家休伯特.沙尔丁和匈牙利人米斯奈几乎同时发现,在一块带弧度的钢板后引爆炸药,炸药在起爆时大部分冲击力垂直作用于钢板上,爆炸过程中钢板凹面就会形成一个高速侵彻体,其破坏能力非常惊人。人们将这个发现命名为米斯奈-沙尔丁爆炸效应。休伯特·沙尔丁利用该原理设计了一种定向地雷,不过还没等他的设计投入生产,第二次世界大战就结束了。

    后来的朝鲜战争中,为了固守阵地,“联合国军”迫切希望能得到一种可由单兵携带并使用的有效武器,但传统地雷不能很好满足需要,于是加拿大人很快就设计生产出一种定向雷,该雷成功地应用了“米斯奈-沙尔丁”爆炸效应原理,结构也颇为简单,通过引爆装在钢板后的炸药,使其破碎产生破片,从而达到杀伤敌人的目的,但由于未采用预制破片技术,地雷爆炸后所产生的有效破片太少,只能在20-30米左右的距离杀伤敌人,且过于笨重,单兵携带有点勉为其难,因此没能满足设计要求。战争结束后,美军在此基础上研发了M18A1反步兵定向雷,该定向雷在设计的时候充分考虑了战场环境因素,既能直接布设在阵地上,也可以用胶带固定在树干或其他物体上,甚至能布设在水中,其优异的防潮性能可以保证,即便在盐水中浸泡2个小时,仍可正常使用。正因为其优越的性能,所以美军给这种地雷起了个非常有名的绰号“Claymore”,意为苏格兰双刃大砍刀。M18A1地雷自装备部队以来,深受美军欢迎,也大量向其盟国提供。自六十年代美军在越南战场大量使用定向地雷后,许多国家纷纷引进或仿制。中国生产的名为66式反步兵定向雷,其结构、威力、使用方法均与M18A1地雷相同,但中国生产的66 式反步兵定向雷上增加了一个独特的延期引信,该引信为我国独创。66式反步兵定向雷曾在南疆的那场自卫反击战大量使用,经受了战争的检验。

    现在我手中拿着的新型反步兵定向雷,是在国产66式反步兵定向雷的基础上改进而来。外形是一个圆弧形迷彩塑料盒子,长216毫米,高86毫米,厚35毫米,总质量1.6千克。瞄准孔位于雷壳的上方,瞄准孔两侧为雷管室,并配有防潮的雷管室塞,雷壳下方装有两对剪刀形的简易支架。雷体正面装有700枚总重量为650克的钢珠,而背面则是680克的C-4高爆炸药。该雷的有效杀伤距离为50-100米,杀伤角度为60-120度角,除能有效杀伤人员目标外,对无防护的车辆亦构成一定的威胁。采用人工引爆、引线引爆,增加了定时引爆、遥控引爆、红外感应引爆等多种方式,同时将引线改成光纤,更不易发现,更易携带。现在用它来对付快速急进的轻装日军步兵,绰绰有余!

    在这个狙击坑前面(戚家墩方向)80米、50米、30米处,我分别把9枚反步兵定向雷安置完毕,每一处放置了3枚定向雷,三组引爆线接在三个小的引爆器上,我将它们分别称为1号、2号、3号引爆器。此时时间已经是凌晨0:50分,准备这一切,花了近1个小时。

    传说戚家墩就是当年戚家军抗击倭寇,为了联系方便而修的一个烽火台!根据后世的资料,日军在金山的登陆区域就是从戚家墩为界向西展开的,我现在在戚家墩北面,比较安全。我通过步枪上的微光瞄准镜,仔细观察戚家墩西边1700米处的情况。渔民,中国渔民,17个中国渔民正将5只舢板推到深水处抛锚,以便在下半夜涨潮时出海捕鱼。眼下海水已经开始上涨,需要及时提醒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