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6章 各方的反应

[字数:3841 更新时间:2015-7-9 15:38:00]





    目前中日双方围绕着大场展开了厮杀,第3师团攻击大场数天未果。今天凌晨,获得弹药、兵员补充的第101师团被松井石根再次派上阵,在第3师团的协助下,在两个师团的野战重炮集中火力猛轰大场的支那守军整地后,101师团再次猛攻支那守军的阵地,将支那部队击溃,夺下了大场绝大部分阵地,除尚存少量的零星战斗外,支那军队已经退至苏州河南岸,日本陆军又取得了一个可以载入史册的胜利,对此,作为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的松井石根大将无不得意,只不过,让松井石根十分担忧的是:第3、9、101师团刚在大场站住脚,但已经极度疲乏,急需弹药及人员补充,若支那军队趁着日军月浦方面的补给站被袭被炸,组织一场绝地反击,估计大场将会再度易手!松井石根对此十分焦虑,他与参谋长饭沼守少将商讨后,均认为大场很有可能会再度失去,但不认为支那军队若反击得手后有能力扩大战果!于是,司令官向参谋长口述了相应的作战命令:第一、第101师团务必坚守大场,若支那军队反击强烈,第101师团可退至进攻前的地点;第二、第3师团就地组织防御,若第101师团撤退,第3师团必须坚决阻击支那军队的进攻;第三、正在蕴藻浜一线作短暂休整的第9师团立即停止休整,师团向大场方向前移并作为机动部队随时补上缺口,坚决阻击支那军队的反攻;第四、请海军航空兵,尤其是海军第二联合航空队加强对大场正面苏州河以南的轰炸频率与轰炸强度,彻底扰乱支那军队集结与反击;第五、作为预备队的第13师团,务必抽调至少一个步兵联队向大场方面运动,并作好时刻支援101师团的战斗准备;第六、上海派遣军其他师团应采取防守态势,不主动出击;第七、第11师团(包括配属给该师团指挥的重藤支队)负责将渗透至罗泾村、月浦、罗店方面的支那部队全部歼灭,以确保占领区的安全。一口气下完作战命令后,此时还在咳嗽、发烧的松井石根大将右手拿着一根未点燃的雪茄,双手一摊,忧心忡忡地对参谋长说道:“至此,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下午,日本海军第二联合航空队数十架飞机对退至苏州河南岸并开始组织防御的中国军队进行了数番轰炸,中国军队各作战部队再次受到重创。原在大场以西阻敌的18师,25日面对日军100多架飞机狂轰滥炸,投弹100多吨,阵地工事被毁殆尽,师长朱耀华接到了南京“江湾、大场两据点守备官兵,无命令不得撤退,违则军法惩治。”的死守命令,他临危不惧,多次组织敢死队,携手榴弹,冲入敌群,作拼死抗争。战至深夜,阵地被敌突破,朱师长被左右挟持,撤离阵地。看着伤亡惨重的部队再一次面对日机蹂躏,朱师长悲愤交加,举枪自戕,为淞沪会战以来第一个殉职的师长。而在南京的老蒋得知日军后勤补给场被袭的消息,尽管反击战机不错,但苏州河以南的中国军队,已经无力组织起有效的反击了。

    下午16:00点,得知浏河方向叶志国等人的情报,在南京的老蒋心里寻思着这“葵花”是何许人也?竟然将日军的后勤补给站破坏殆尽!竟能知道日军将要在杭州湾登陆!那可能吗?国防部多次组织人马到杭州湾考察,均认为“杭州湾不是理想的登陆地点,不适宜日军的大规模登陆作战”,但万一日军大规模登陆怎么办?右翼集团张发奎的部队基本被抽调光了,那片防区已经基本没有部队了!娘希匹,日本人真的打疯了!老蒋心里暗自骂了一句。提起日本人老蒋就来气:东三省让给你了,华北我也忍气吞声了,为的是啥?一方面实力不够,不足以同日本抗衡,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一方面,得迅速“安内”!赤匪猖狂,好不容易在第五次围剿时将他们赶出了江西,好不容易将“赤匪”妖魔化,围追堵截他们的同时,中央军也如愿地进驻了云南、贵州等地,好不容易将“赤匪”圈在西北贫瘠的黄土地上,可日本人并不领情,占了东三省不说,又占了华北,占了华北不说,还准备继续南进,攻山西并野望武汉,这不是要我蒋某的老命么?这不给了赤匪机会么?从1936年10月的“西安事变”,到赤匪打出“北上抗日”的口号,处处陷我蒋某于被动,国民政府再不与日本人干一场,估计老百姓都会向着赤匪了!可恶的日本人,怎不能理解我蒋某的良苦用心呢,步步紧逼,把老子逼到了墙角!想到这里,老蒋叹了一口气:要忍让,日本人不答应;要战,又打不赢,真是两难呀!眼下这“葵花”所做的,将日军一个重要的后勤补给站完全摧毁,倒是一个好消息!

    前几天,蒋夫人宋美龄女士乘一辆小车赴上海前线慰劳将士,车行途中,数架日本飞机飞临顶空并扫射轰炸,司机加大油门想从浓浓的硝烟中冲出险区,不料车速太快,车身猛地蹦出公路,连打几个翻滚。宋美龄的肋骨被折断好几条,头、脸、身子被撞得血肉模糊,昏死过去,同车前往的顾问端纳也受了重伤,动弹不得。蒋委员长心中既被战事缠绕,也为宋美龄的身体担忧着,心情一直较为压抑和沉重,现在听到了一个好消息,蒋委员长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后,拿起电话第一个与中央作战司令官朱绍良通了电话。

    中央集团司令官承认目前有反击的战机,但苦于手上没有反击的部队!鉴于此,老蒋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被错过;老蒋的第二个电话打到了吴县(苏州),命令陈诚亲自到浏河前线询问从浏河东边过来并带来情报的叶志国等人,要求获得详情,最好能将他们送到南京来;第三个电话与右翼集团张发奎司令交代了一下,松江、金山卫防务必须加强,提防日军在金山卫大规模登陆抄了中国军队的后路!张发奎将军接完电话后大吃一惊,急令预备11师经苏嘉铁路向嘉兴增援,急令62师及独立45旅回防松江,组织松江防御阵地,急令第79师向枫泾镇增援。三个电话打完后,老蒋召见了戴笠,要求复兴社特务处迅速查明这个代号为“葵花”的海外人士以及其领导的队伍情况,争取为党国所用。

    对于浏河、罗泾村等方向的搜索,第11师团长只能借助师团的骑兵联队了。补给站的爆炸,第11骑兵联队损失过半,田边勇中佐领命后带着剩余的200多名骑兵迅速在相应地区展开了搜索,让山室宗武头疼的还是步兵,将仅有一个完整的大队人马派到罗泾村、浏河方向警戒河对面的支那军队后,师团长几乎成了光杆司令!

    日军西面阵地、罗泾村、北村被袭击,以及后勤补给站大爆炸让11师团一天之内损失了3600多名官兵,还有一千多官兵负伤,各兵种的马匹损失超过2000匹,数十台军车被毁。下午16:20分,第11骑兵联队队长田边勇中佐怀着满腔仇恨,带着残余的200多骑兵开始沿着长江南岸的江边进行搜索,很快便发现了停在江边的 “第11师团第三野战医院”的军车,这辆车非常蹊跷地停在这里,不见人影,中佐下令扩大搜索范围,不放过任何可疑之处!

    后来通过军车,让田边勇中佐很快了解到事发前一天晚上,第11师团第3野战医院院长河野少佐乘车到镇里拜访了大河原联队长,商量借用辎重兵联队的军车运送伤员的事宜。可这辆车出现在长江边,河野少佐有嫌疑,但他毕竟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袭击月浦镇、袭击上海派遣军第四后勤补给站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田边勇中佐脑海中的怀疑只是闪烁了一下,便很快被他自己给否定了,虽然没能找到河野少佐的尸体,田边勇中佐只能将他作为失踪人员,上报了师团,这是后话。

    眼下鬼子以骑兵为主的搜索队正沿着江边小心翼翼地搜寻着可疑目标。身边的军用平板早就提示鬼子搜索队的到来,早有准备的我将身体完全浸泡在江水里,头部藏匿在江边一处不起眼的枯草下,防水作战包也藏匿在江水中,以防止鬼子军犬找到!这是后世特种兵平常的训练科目之一,江边漂浮着支离破碎的木船也很好地帮助了我,鬼子应该很难发现自己!

    十多分钟后,杂七杂八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没有说话声,只有走走停停的脚步声。大约一个班的鬼子从我的右边走向左边,他们经过我藏身之处时,距我不到半米!但这些鬼子们压根不会想到就在他们身旁的江水中藏匿着一个中国人,更不会想到袭击月浦镇的只有我一个人!

    不一会,在我的左前方不到100米处传来了枪声,我陆续听到有不少骑兵向着枪声方向赶去。“怎么回事,发现支那军人了?”骑在马上的田边勇中佐大声向开枪的鬼子询问道。“报告联队长,江边发现一具尸体!”中佐举起望远镜顺着士兵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江边漂浮的支离破碎的木船中,的确漂浮着一具男性尸体,中佐用望远镜仔细地看了看,对开枪的士兵说道:“八嘎,这支那人的尸体在水中已经浸泡多日,你们没看清楚吗?继续往前搜索!”。鬼子离开了,四周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江水拍击江岸的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