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2章 在月浦镇(七)

[字数:3804 更新时间:2015-7-9 15:38:00]





    狗的叫声并没有惊动院子里面的鬼子兵,他们都习以为常了——每当支那女人被带到联队长房间时,楼道上那条联队长心爱的德国牧羊犬便会叫个不停,一晚上可能会叫上几次呢!用不着大惊小怪。

    不一会,二楼的房间里走出一个鬼子兵,只见他径直来到狼狗的身旁,用手上挠了挠狼狗的头,低声对狼狗说了几句“狗语”,很快便让这条狼狗闭了声,这个鬼子兵也很快回到了房间里。

    第11师团辎重兵第11联队长大河原中佐这段时间比较忙。随着日军战线的延长,战事的加剧,辎重联队近3500名官兵以及2600多匹马全部出动:将抵达长江岸边的运输船上各种作战物资卸下来,分类堆放在离江边约1公里远的一个区域,根据前线部队的需要,再用车、马甚至是人搬运到指定地点。联队长白天在北面的补给站工作,晚上则回到南面约2公里远的月浦镇,住进镇上柴家大院,大院的主人以及院子里的长工们早被拖出去处理了,而原主人留下的房屋、金银、古玩等以及五个姨太太全部被联队长接收。听说隔壁大宅子的原主人也姓柴,他们是两兄弟,宅子的建筑布局一模一样,只不过现在的隔壁邻居成了菊池大队长。

    支那人的宅院真气派,进门院子里左边有石榴树,有花圃,右边有供观赏的奇石,一楼大厅左边是餐厅,右边是厨房,大厅后面有六间房,通道两头都有楼梯上楼,楼上主人的卧室居中,卧室前面是书房,左右两边各有三间房。联队长占据主人卧室,勤务兵在书房值班。联队长带来的一个小队(54个士兵)住在楼下、大门左边的门房以及右边的长工房里。楼上六间屋,除了一间关着5个支那女人外,其余的5间房都空着,联队其他大队长如果回到月浦,就安排他们入住。

    同往常一样,吃了晚饭,喝了点清酒的联队长迫不及待地叫自己的勤务兵把三姨太给提了过来,女人已经被脱得一丝不挂,进门前身上裹着床单,勤务兵一退下,大河原便撩开床单,自己便坐在上开始欣赏起来。一天只吃一顿少量食物的女人此时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下意识地用双手遮住下体,漆成黑色的家具与女人雪白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反差,年轻的支那女人双臂虽紧紧压住了双乳,但深深的乳沟还是暴露在外,联队长兽性大发,直接将女人按在床上发泄一番。事完之后,大河原将床单盖在还在不停抽泣的女人身上,叫来勤务兵将女人抗了出去。全身疲惫的联队长稍事休息,准备再次命令士兵将下一个支那女人抗进来,只是师团第3野战医院院长河野少佐驱车从罗店那边赶来,商议动用辎重联队的汽车将那些缺胳膊少腿的伤兵运上船回国的事情,大河原的第二次发泄没能实现。两个鬼子军官商议完后,为尽“地主”之谊,联队长又叫勤务兵给同样住在楼上的少佐弄去两个支那女人,自己则写完日记关灯后,右手摸着身边几百枚大洋很快入睡。

    狗不再叫了,我的双手搭上了墙头,悄悄地探出半个脑袋,借着头盔上的夜视镜,仔细地观察着院子内的动静,同时,透过稀疏的树叶,我也看到了二楼上那条拴着狗链的德国牧羊犬!

    我只能冒险了,我试着悄悄地骑上墙头,还好,那条狗没有再咆哮,但它仍然很警觉;我只能冒险了,我在墙头支起了狙击步枪,自己务必透过稀疏的树叶,用狙击步枪打爆狗头,将风险降至最低。

    我将瞄准镜瞄准了这条德国牧羊犬的头部,调整呼吸后迅速射击,只见子弹从这条狗的两眼间钻了进去,整条狗的脑袋都给轰爆了,这狗只发出一声微弱而又低哀的叫声后,倒在了楼板上,这有点冒险了,但我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在干掉这条狗后,持枪高度警戒着,几分钟后,整个院子仍然十分寂静。

    我从树上悄然滑到院子后,靠近了院子这一边的长工屋,打开便携式穿墙雷达,长工屋里13个鬼子全部睡在通铺上,房门虚掩着,屋里也没开灯。我掰下头盔上的夜视镜,轻轻地推开了门,看见门边十几支三八大盖架在那里,13个鬼子直挺挺地睡在铺上,与后世电视剧里导演们安排的睡法不同,导演安排的鬼子全部是头朝向通道而睡,等着八路军或者游击队轻轻松松地去割头!而眼前这些鬼子,显然没有听导演的话——全是头朝墙,脚朝向过道而睡,万一有事,他们可以迅速下床拿枪!

    鬼子全部是和衣而卧,身上盖着军毯,个别的还加盖着花花绿绿的被子,抢来的,绝对是抢来的!看到这一切,满腔怒火的我顺登上通铺(用砖砌成约1米高的床缘,搭上木板),对着最靠近门边而睡的鬼子头部开了枪,只听“噗”的一声,子弹从他闭着的左眼穿了进去,血顿时涌了出来!我向前跨了半步,又对着第二个鬼子开了枪,再跨半步,枪杀第三个鬼子,......,连续射击,枪枪爆头!子弹壳全部落在鬼子尸体上,“噗、噗”的射击声以及子弹钻进鬼子头颅击碎头骨所发出的低沉音并没有惊动尚未死去的鬼子!13个鬼子被我很快干掉,我迅速出了门来到门房,里面只有2个鬼子趴在桌上睡觉,无须进门,我站在没有玻璃的木窗下,用手枪直接将两个酣睡的鬼子送回了老家。

    大厅前架着两挺机枪,没有鬼子上岗。换了弹夹,我迅速穿过大厅,从大厅右边的侧门来到大厅后面,正对着的这间屋里有10个鬼子,门是半开着的,进门一看,除了一个鬼子睡在床上外,其余的鬼子全是睡在铺了棉絮的地上,很快我用手枪逐一解决了他们,然后是第二间、第三间......,第五间只有一个鬼子居住,杀了他之后我知道他是一名少尉(小队长)。第六间房无人居住,供作观音菩萨,满屋烧香味,比其他房间里散发出的汗臭味舒服多了。

    更换弹夹后,我用鬼子的军帽包住了脚上的军靴,从大厅后面右边的楼梯上楼,右边三间房最里面有5个鬼子,可我一检查房门,发现竟然是用锁锁上了!既然锁上了,可以暂时不管,很可能不是鬼子。我来到书房,发现门被反闩上了,屋里亮着灯,轻轻撬开窗门,“噗、噗”两枪直接叫那坐在椅子上睡觉的鬼子到天照大婶那里报了到,然后抽出匕首,慢慢将闩门的木鞘拨开,轻轻地推门而入,用匕首割断电话线,避免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吱呀”的门声使我高度紧张,可睡着的鬼子没有一点动静,又是两枪,直接让这个鬼子中佐再也不能醒来了。

    退出卧室,将书房桌上放着的钥匙揣在作战背心里,我迅速来到左边三间房,只有最里面的一间房有一个鬼子,我用匕首开了门,迅速用手枪了结了这个鬼子少佐。然后来到右边那锁着的房间,开门声惊动了里面的人,我听到了女人的哭泣声,夜间的开锁声已经使她们形成了条件反射,她们知道又要受凌辱了,只是让她们感到奇怪的是:门开了,进来的人并没有开灯,然后,然后进屋的人又退出门外,居然再次把门锁上了。

    当我看到屋里是5个女人时,我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目前战斗还没结束,只好先委屈她们一下。我迅速来到石榴树下,扣上黑色救生带,靠着收放器再次上墙,找准时悄悄机滑下去,依靠右边宅院里的石榴树干再次上墙,只是我上了右边宅院的墙,也没有听见右边院子里有什么狗叫声!

    隶属日军第11师团第10旅团第22联队的菊池大队进住月浦镇后,丧尽天良,用尽各种残暴的手段将将镇上的居民几乎全部杀尽。两宅子的主人以及住在院子里的男人门被绑了出去,就在宅子的后面,佐藤中队长逼着30多个支那男人(包括老人)自己给自己挖坑,坑挖好以后,中队长叫支那人面朝土坑跪下,他则用手枪对准支那人的后脑开枪,打死的支那人直接被踢进坑里,然后再开枪,再踢尸体。后来佐藤嫌枪杀不过瘾,对最后的几个支那人的处理则是他提着军刀逐一砍下了他们的脑袋完成的!菊池大队长住进右边的宅院,两个小队被安排在宅子外面的平房里,剩下的一个小队住进了大院,而属于大队部的人员(30人,包括大队长)住在大院的二楼。

    咦,这座宅院的建筑布局跟左边的一模一样,当我从树上滑下后甚觉惊奇!既然这样,更方便了我。如法炮制地解决掉长工屋、门房里的鬼子后,我又顺利解决了楼下六间房里的鬼子,此时我大致算了一下,两座宅院里两个小队的鬼子被我干掉,同时鬼子的一个中佐、一个少佐也被干掉了,楼上还有什么军衔的日本军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