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0章 台湾旅游(一)

[字数:4156 更新时间:2015-7-9 15:37:00]





    今天是1937年10月21日,淞沪会战的战场上中国军队正在奋力杀敌,蒙受了巨大损失,但日军此时也有点力不从心了,双方处于僵持状态。我又该做什么呢?望着从鬼子大佐皮包里收缴到的十几根金条、7000多日元,望着鬼子少佐牛皮皮包里5000多日元、日本海军省对林田少佐的嘉奖令,我知道这个鬼子少佐为什么皮包里有这么多日元的原因了:因他作战勇敢,出色完成了三个月的“越洋爆击”任务,海军省于10月15日特以5000日元作为奖励。这狗日的,不知用多少航空炸弹杀死了多少中国军人以及中国百姓!这些鬼子该死,而且死有余辜!望着鬼子大尉军服另一个上衣口袋里针绣的、用来保平安的“千针符”,我不禁“呸”了一声:小鬼子就算用了附身符,一样被消灭,没听说哪个神仙会保佑这些作恶多端的日本侵略者!

    消灭了木更津航空队一大部分,但还有鹿屋航空队,他们同样给中国的百姓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对了,在木更津航空队受到重创之后,驻守在台湾的日本海军第一联合航空队鹿屋航空队的轰炸任务应该增加了,这可不行,得会会他们去!离鬼子杭州湾登陆还有一段时间,好好利用这段时间给鹿屋航空队予以重创,应该是可以的。有了这样的想法,我驾驭着“葵花”来到了台湾上空,对日军的机场、驻军等仔细侦察起来。

    作战任务:消灭或重创日军鹿屋航空队!作战包里照样装好了两把九二式手枪,一把狙击-突击两用战斗步枪,装有突击步枪各种枪管的专用布套,匕首、已重新充电的军用平板、电池、食品和水,20枚带定时装置的炸弹(每个炸弹绑有500g塑胶炸药)、30个手枪弹夹(600发子弹)、10个步枪弹夹(600发子弹),迷彩作战服以及头盔这次任务是带不了了,高倍夜视望远镜、夜视仪以及红外热成像仪我也决定不带了,但我仍多带了几样东西:鬼子海军大尉的全套冬季黑色军服及军靴。同时,依靠鬼子大尉的证件,我在舱里用电脑重新制作了一张有我本人正面照片,证件上的工作单位也被我用电脑改成了“鹿屋航空队”并制作了出来。

    晚上20:30分,“葵花”来到台湾西北面的海域,此处正位于淡水区的西面,距海岸约6000米,海水约90米深。“葵花”呆在水下70米深处,潜水摩托载着我在淡水区西北面处(后世台湾圣约翰科技大学附近),将潜水摩托藏在海岸边一处4米深的水下后,我迅速上了岸。

    我迅速将保暖潜水衣藏好,穿上了并不合身的鬼子军服后,腰间别着一把九二式手枪,手里拿着军用平板,身背迷彩作战包我迅速向东而去。

    登陆点距离淡水区的中心地带约3500米远,借助军用平板的指引,我靠近了淡水区的人口密集区。这一路,脚上的鬼子军靴紧得让我双脚发痛,裤腿也比较短的,肩上背着的迷彩作战包,让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小丑一般,不行我得先解决服装问题!

    晚上21:50分,刻意避开人群的我来到一栋看起来还算富裕的房屋外,手握着门上的铜狮子门环,犹豫了一下,便轻轻扣响了大门。不一会,房屋里传出了声响,一个男性用闽南语问道“谁呀?”让我感觉自己十分幸运:尽管我听不懂闽南话,但这绝对不是日语!我用日语答道:“先生,打搅了,想请您帮帮忙!”,对方随即用日语回答到:“来了,请稍等!”。随着大门“吱”的一声被打开,一个身穿白色衬衣、黑色长裤带着近视眼镜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身高约170,瘦瘦的脸庞而双眼露出了疑惑的目光(日语):“先生,什么事?”,我按照日本人的礼节,对他鞠了一躬:“嗯,的确有点事想麻烦您,我刚到台湾不久,好像迷路了,能否借宿一晚?我付钱,拜托了!”见我是日本人,对方从上到下把我打量了一番,随后说道:“请进屋吧!”。

    “九一八”事变后,为了防止与大陆血脉相通的台湾人反日,日本开始在台湾积极普及教育和推广日本语,1930年台湾的学龄儿童入学率不到30%,1938年猛增为50%,1943年更增加到92%;1930年台湾懂日语的人不到10%,1937年猛增为40%,1944年更增加到70%。1936年9月2日到任的日本第17任总督小林跡造,于1936年11月设立台湾拓殖株式会社,主要在开发未垦土地,移民日本人至台湾,协助日人在南支、南洋的拓殖事业,强力推动皇民化运动,强制废止台湾报纸的汉文栏;奖励台湾人改日本姓名;禁止歌仔戏、布袋戏;废止台湾阴历年习俗。正因为如此,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台湾淡水人,眼前显然不是日本人的先生懂日语,我并不觉得惊奇。

    36岁的林祥瑞在淡水区拥有几家蔗糖加工厂。台湾盛产甘蔗,由甘蔗榨出的糖又可以提炼成酒精,因此自“9.18”事变以来,日本人在台湾大肆收购蔗糖,生意上的往来使林先生接触了不少在台湾的日本人,一心埋头做生意的林先生对日本人也并不反感:因为蔗糖生意,他这几年进项不少。

    情急之下,我给自己取的名字叫“加藤正夫”,一个后世著名的日本围棋高手的名字,算是应付一下眼前的情景吧。坐在前院客厅里,我继续介绍:“我刚到台湾,这几天工作没其他安排,因此四处转转,没想到迷路了,到现在为止,我还没吃晚饭,若林先生有空,能带着我出去吃点夜宵最好。尽管附近也居住有不少日本同胞,但我实在不想打搅他们,如果林先生能借一套便服给我用用,我将不胜感激!待会出去遇到合适的衣物,我会购买。若未能买到,我也愿意向林先生你付钱买下你的衣物,毕竟穿着军服的我和你一起上街会有诸多不便。”

    林先生望了我一眼,从另一间屋里拿出一件白色马褂、一件黑色长裤以及一双布鞋给我。在林先生安排的客厅旁的客房里,我迅速将衣裤穿好,穿上布鞋,我悄悄将手枪别在身上,将迷彩作战包藏到床下,从军服的口袋里拿出一沓日元放在身上,走出卧室连声向林先生道谢后,同他一起出了门。

    晚上10点已过,淡水老街的夜市仍然热闹非凡!不算宽敞的街道两旁,摆满了各种小吃,不少小的商铺也没关门。因为我是“日本人”,林先生特地推荐了日本料理天妇罗,但我摇了摇头,更愿意品尝地道的台湾小吃。不一会,我们坐在淡水河畔,一边吃着“淡水鱼丸”,一边欣赏着风景。淡水河上波光粼粼,不时有渔船穿梭而过。望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到成双成对打情骂俏的青年男女们,让我情不自禁地问自己:这是战争年代吗?这是日军对中国狂轰滥炸造成多少无辜者死伤的轰炸机起飞和返航的地方吗?

    天空中传来的飞机轰鸣声让我回到了现实,这就是战争年代,而我身处其中!大海那边的中国百姓正饱受着战争的苦难,与眼前的闹市与夜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海那边的中国军人正以血肉之躯抗击着日本鬼子的侵略,与眼前这些嘴里嚼着槟榔共游夜市的中国人、日本人形成了鲜明而又强烈的反差!看到我想着心事,脸上忽阴忽晴的表情,坐在一旁的林先生也没多说话,陪着我匆匆吃完夜宵,陪着我在热闹的街上买了一些深色衣物、礼帽、布鞋以及两个较大的柳藤箱子、两把锁后,我们很快回到了林先生的家。今晚的夜宵,花了1元日元,买箱子等,也不过花了日钞12元,这时我才知道,这个时代的日钞是比较值钱的,这时我才知道我缴获的数千日元,为什么全是10元面额的原因了!借着迷路的理由,我向林先生咨询了一些当地的情况后,我们很快各自就寝。

    天一亮,林先生就起了床,在街上买了油条、豆浆、葱烧饼等,伺候着家里的两位老人起了床,吃了早餐。林先生的父母对日本人并不感冒,因此在二老用完早餐出门后,林先生才叫醒了我,在客厅陪着我用完了餐。我回到了房间,把昨晚林先生借给我穿的衣物等放在床旁,将作战包里的突击步枪拿了出来,将枪管卸下,用鬼子大尉的军衣、军裤将枪身、微光瞄准仪、两根一长一短的枪管以及消音器一并裹了起来,将它们连同巴掌大小的军用平板、10个步枪弹夹、30个手枪弹夹以及6枚带定时装置的塑胶炸弹一起装进了一个柳藤箱中,将余下14枚塑胶炸弹以及鬼子大尉的军靴、空作战包等放进另一个箱子中,锁好两个箱子并提着它们出了卧室,临别时,我拿出100元日元给林先生以表示感谢,哪知林先生死活不要,再三感谢、再三鞠躬后,我将日元揣进衣袋,提着两个箱子出了门。

    在一个较为偏僻之处,我将衣服口袋里的人丹胡子拿了出来,将它贴在自己的嘴唇上。这个道具,是我昨晚和林先生一起逛夜市买的,我没有想到居然能够买到这种东西,店主解释说:现在不少台湾年轻人比较喜欢戴假人丹胡子,想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日本人!

    很快我来到淡水老街的码头,一个日本人主动向我打招呼,询问我是否要到西门町去,我摇了摇头,告诉他我要到临济护国禅寺去,是否有路过的船?“很多的日本人,尤其是日本商人、家眷都会去那里,经过禅寺的船不少,您稍等!”,这个日本人热情地说道,很快他帮我招呼了一艘即将出发的货运木船,在我付了1元日元上船后,木船很快离开了淡水码头,逆水向着台北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