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15章 谁干的?

[字数:4367 更新时间:2015-7-9 15:37:00]





    驻守在汉城的第20师团第40旅团步兵第80联队(也称第80步兵团)联队长铃木谦二大佐于上午9:40分接到了济州岛发来的告急电报,大佐不敢怠慢,一方面向日本参谋本部报告,一方面指示在济州岛驻扎的80联队第三步兵大队各部对全岛进行拉网式搜索。而日本海军对济州岛机场遭袭非常震惊,海军省、军令部命令刚到达朝鲜八浦港待命的巡洋舰上迅速起飞三架滞空时间约12小时的川西E7K“94”式水上侦察机在济州岛以及周边海域来回侦察,呆在吴淞口外军舰上的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清则从汇山码头上岸,迅速赶到公大纱厂临时修建的机场,登上九七式运输机,向济州岛飞去。海军第一联合航空队属于海军,被日本军界广泛称颂的“虎之子”,而海军第一联合航空队现在归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官管辖,长谷川清上个月已经通过电台向世人宣布:要对支那的首都南京实施无差别轰炸!

    上午10:45分,第三舰队司令官很快就要在济州岛降落,而此时呆在机场弹药库外的鬼子们按捺不住了:如果司令官来到济州岛之前机场守备部队还没把弹药库搞定的话,龙山师团(第20师团)面子就丢大了,再加上几个小时过去了,弹药库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于是鬼子中队长决定派士兵进洞看看,一个班的鬼子手持已经卸了子弹但仍上着刺刀的三八大盖,小心翼翼地接近石洞,小心翼翼地走进了石洞......没有动静!鬼子中队长不由自主地吐出了一大口浊气,没等他把这口气完全吐出来,一声巨响从弹药库里迅速传了出来!

    洞外的上百名鬼子们距离石洞约20-50米远,他们全部下意识地趴在了地上。尽管他们趴在地上,从石洞中被陆续引爆而炸飞出来的航空炸弹却没长眼睛,二十多枚航空炸弹从满是黑烟的石洞里乱飞了出来,没等弹药库外的这些鬼子反应过来,这些炸弹要么临空爆炸,把这些下意识趴着的鬼子炸得鬼哭狼嚎,要么就是少数没有殉爆的炸弹直接砸向鬼子们:一个鬼子的头部幸运地被炸弹砸中,头上戴着的钢盔顿时变成了薄薄的钢饼,这个鬼子的头、颈瞬间变成了肉酱;一枚用白色油漆歪歪斜斜书写着“送给支那人的礼物”的黑色炸弹直接砸向鬼子的中队长背部,这个特别的“礼物”直接将他的背部压成肉饼,让他心有不甘地回了老家。

    运输机正在济州岛上空盘旋准备降落,巨大的飞机轰鸣声让机上的长谷川清司令官并没有听到下方传来的爆炸声,爆炸后迅速产生的黑色蘑菇云倒是让司令官心里一惊:袭击者还在济州岛上?为了司令官的安全,运输机的鬼子飞行员没有立即降落,在济州岛上空盘旋了数圈后,中午12:07分,长谷川清司令官的座机降落在济州岛机场。

    整个机场已经完全被封锁,望着不时冒着黑烟的机库,长谷川清脸色铁青。二十架海军九六式中型陆上攻击机因为机腹主起落架处的爆炸而完全报废,这些飞机上的两个引擎也完全被烧毁,引擎上的螺旋桨已经完全扭曲、变形,飞机洞库壁被燃烧产生的烟雾熏得漆黑!本来陆军就抱怨海军航空兵对上海地区的支援作战少得可怜,现在......现在就会更少了,陆军的抱怨会更多了,想到这里,司令官心里一阵绞痛!看到那些海军航空兵被子弹打爆了头而几乎不能辨认的尸体,尤其是看到看到一截可能是竹中龙造大佐的大腿后,司令官险些栽倒在地!

    袭击者选择的袭击时机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昨天,也就是10月20日,日本海军编成了支那方面舰队,辖第三舰队、第四舰队,长谷川清任支那方面舰队司令官兼第三舰队司令。对于这项任命,现年54岁的长谷川清是完全能够胜任的:1900年,17岁的长谷川清受甲午战争胜利的影响,从福井中学退学进入海兵学校,并于1903年12月14日从海军兵学校卒业,成绩173人中第6位,任海军少尉候补生,由于战争临近,该期的毕业生大多没有参加通常的远洋练习,1904年1月,长谷川清直接被派到战列舰“八岛”号上,日俄战争时,“八岛”号在旅顺口外触雷沉没,同年5月他被调任至战列舰“三笠”号上,参加黄海海战,9月任海军少尉。第二年5月参加了对马海战,常常拿着测距仪跟在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身后,战后任海军中尉,后来倒霉的三笠号战舰爆炸坐沉港内,死了339名舰员,他也受了重伤,伤愈出院参加远航训练,接着在在驱逐舰上干了两年,成了鱼雷专家,最后考上了海军大学12期,以第2位毕业,历任“三日月”号驱逐舰舰长、第二舰队参谋、海军人事局局员。1917年12月~1920年6月任美国大使馆参赞武官的补佐官,回国后任第一水雷战队参谋、海军省人事局局员及第一课课长,再回任美国大使馆武官参赞。因曾任巡洋舰“日进”号、战列舰“长门”号舰长的经验,1927年12月升少将,任横须贺镇守府参谋长。之後任第二潜水战队长令官、海军舰政本部第五部长、吴海军工厂长,之後任第三舰队司令官(遣支舰队)。

    长谷川清任支那方面舰队司令官兼第三舰队司令,任命宣布还不到一天,济州岛机场便遭到袭击,这的确让新上任的舰队司令官脸上无光!只不过司令官现在不可能想到以后让他脸上更加无光的事情:1945年9月猖狂一时的中支舰队3.9万余名官兵向中国政府投降!

    此时,司令官手里紧握着3枚子弹壳,这是袭击者在岛上各处留下的,两种不同型号的、黄澄澄弹壳,让司令官一边暗自赞叹着这些子弹的制造工艺,一边琢磨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究竟是谁干的?岛上的朝鲜反抗者?应该不是!支那军队或支那间谍?虽不能排除,但司令官始终不相信是支那人干的。听完了在现场的一个中队长汇报后,司令官在这个中队长的带领下,沿着袭击者大致的袭击路线走了一遍,长谷川清更觉得袭击者不可能是支那人!让包括竹中龙造大佐、林田如虎少佐在内的142名海军航空兵、110名济州岛机场的地勤人员(包括从日本本土各地来这当学徒的地勤人员)以及在山上数十名担任警戒的士兵死亡的,的的确确是子弹,是做工精良的子弹!那么袭击者手里的武器一定是不发声响的,这些武器装备,支那军队不可能有!

    两个机库、机场油库、弹药库的爆炸又造成了上百名帝国20师团陆军士兵的死伤,要达到这样的爆炸效果,需要不少的黄色炸药,需要不少人马搬运,上岛的袭击者究竟有多少人?爆炸物又是什么装置?人不进去不会爆炸,人一进石洞便爆炸的炸弹又是何种装置?帝国士兵进油库、弹药库时,高度戒备的他们难道不会去注意脚下是否有跘雷之类的东西吗?这些先进的装备和炸弹,支那军队有吗?会有吗?司令官心里说什么都不会相信,长着一副马脸、一对小眼睛的他,此刻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一定是俄国人干的!

    抱着这一观点的长谷川清几乎肯定机场被袭事件是苏联人干的,手里紧握着的这几枚做工精良的子弹壳,支那人是绝对造不出来的;身为支那方面舰队司令官的长谷川清中将知道,支那人正与苏联人密谈军事合作事宜,苏联空军很有可能参战!综合几个方面的情况,长谷川清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一定是苏联人捣的鬼!同时,袭击者有非常精确的袭击线路,确切地说,应该是岛上有内应,配合着苏联人完成了这次袭击!

    结论有了,可司令官对细节问题还是很困惑:他们怎样上的岛?从哪里上的岛?干完了这一切,他们已经离开了吗?又是怎样离开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司令官内心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袭击者至少是一个团伙,他们要么是乘船分批登岛,要么就是乘一艘渔船之类的,悄然登岛,他们不是本地人,但肯定得到了岛上内应的帮助,上岛后分成几组,分别对山房山、飞行员俱乐部、油库、弹药库实施了袭击,然后又对机场机库实施了袭击!这伙人心狠手辣,几乎没有用刀,全是用枪解决,全是用没有枪声的枪来杀死帝国的官兵,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子弹都打在了帝国士兵的头部!他们很有可能就地隐蔽,等待时机撤退,因为侦察机并没有在海面上发现可疑的渔船,尤其是大渔船!岛上渔民比较穷,出海打渔的船比较小,走不了多远。既然对手没有离开济州岛,或者说已经离开了,岛上的内应应该还在岛上,尽管内应会隐藏较深,但总有蛛丝马迹让他暴露,让他现身!

    想到这里,长谷川清一咬牙,对周围的中队长以及士兵命令道:封锁济州岛,就是挖地三尺,也得把他们找出来!请龙山师团迅速增兵济州岛,增派人手开展工作;迅速查明近五天,不,近半个月以来上岛人员的记录,对外来人员严加审查,即使是日本人也得严格审查;迅速查明岛上所有渔船近10天来的活动情况,一有可疑情况,立即拘捕当事人;立即在岛上增派多股巡逻队,24小时巡逻;立即增派更多的侦察机,对济州岛各个方向的海面进行反复侦察,发现可疑情况,立即报告海军;从支那方面舰队中抽调两艘驱逐舰至济州岛,随时待命;目前请龙山师团步兵第80联队联队长铃木谦二大佐迅速上岛,负责济州岛的调查及后事处理工作,海军军令部会派干将到此,彻底调查整个事件。

    “报告司令官阁下,平房里有4个济州岛女人幸存,可是她们被锁在房间内,什么都不知道。”“杀了她们,封锁消息!”司令官发布完这道命令后,再次强调:“诸位,济州岛机场对帝国而言,十分重要!目前,帝国正在与支那军在上海方面战事激烈,木更津航空队对支那首都南京的轰炸,对上海方向支那军阵地的攻击,给了敌人重大的打击!我们一定会重建木更津航空队,重建济州岛机场,因此,各位肩负着保卫济州岛机场的重任,拜托大家了!”

    不知不觉地,司令官的思路又回到了原点:对手是如何知道济州岛机场的秘密,情报从何而来?他们是谁,他们究竟是谁?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整个木更津航空队被人家一锅端了,这让长谷川清司令官倍觉窝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