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14章 留点纪念品

[字数:4511 更新时间:2015-7-9 15:37:00]





    作为飞行长的林田少佐,需要将今晚的轰炸任务写成简报交竹中龙造大佐签字后向第三舰队司令汇报,司令官在签完字后很快就寝入睡,而林田少佐待那帮家伙迫不及待地离开机场后,写下了作战日记,并将轰炸简报上报在上海指挥作战的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在台湾的第一联合航空队司令官户冢道太郎大佐,舰队司令官复电表示祝贺并指示明天晚上济州岛机场应派出两个编队不低于10架的九六式陆上中型攻击机继续轰炸上海、苏州等地,因为有迹象表明支那军队可能要撤出上海战区。

    林田少佐考虑了一番,和飞行队的副官一起细致地把明天的作战任务分配完后,便很快便上床就寝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一晚上他的航空队要遭受重创,而他本人在熟睡中和飞行队副官、报务员一起被我打爆了头,一齐受到天照大婶的亲自接见。

    竹中龙造大佐与鹿屋航空队石井艺江大佐是日本江田岛海军兵学校39期的同学,后者在8月份因鹿屋航空队损失惨重而剖腹自杀,当我走进这个大佐单独就寝的区域,将手枪里剩余的6发子弹全部打进竹中龙造那熟睡的脑袋后,估计就连他的亲妈也认不出他来了!

    将竹中龙造大佐击毙以后,我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鬼子海军军旗,军旗下方书写有黑色字体:木更津航空队,这军旗上居然还有前海军航空部长山本五十六的签名!我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德国蔡司相机,也顺便看了一眼挂在衣架上的海军军服,是个大佐,应该是竹中龙造大佐了!我将鬼子的军旗、照相机、大佐的军刀、大佐皮包里的15根金条、数千日元以及外面少佐的作战日记、挂在少佐床旁的牛皮皮包等迅速放进作战包。尽管桌上的两部电台还不是日本海军刚研制完成的“九七式打字机”(密码机),但我走出机库时,还是将电台前的密码本拿起来看了看,并将它放进了作战包里,估计这次行动以后,不管现在的密码本是否找得到,鬼子海军会更换密码本的!

    我顺手将挂在床旁的一套鬼子海军大尉军服里的证件搜了出来,将之放进作战包后,看着这套鬼子大尉的军服、军靴,它们应该合我的身,我想了想,把军服和军靴全都放进作战包里。这时,我猛然发现作战包里还有不少塑胶炸弹,尤其还有3枚感应的!心想:老子好不容易把它们带到了济州岛,就把它们留在这里吧。于是,我迅速在竹中龙造大佐床脚安置了一枚感应启爆的塑胶炸弹,迅速走出了这间机库,将最后两枚带感应启爆装置的塑胶炸弹分别安放在16号、15号机库!从机库退出来后,我向右手面不远处的无线电塔楼望了一眼,机库外高达10多米的塔楼上没有鬼子,现在是凌晨4:41分,天已经明亮起来,雄鸡在报晓,留给我撤退的时间不多了,撤!

    我沿着机场内侧的木栏栅快速撤离,望着那地下入口,我心有不甘:如果有时间的话,老子非得下去逛逛!凌晨4:53分我上了车,驱车向着山房山方向快速驶去!此时,海面上的浓雾还没有完全消散,我心里一喜:天助我也!借助晨雾,借助军用平板所接收的无线信号,我迅速来到藏匿潜水衣的地方,快速穿好保暖潜水衣,背上两个作战包,快速下水并迅速到达潜水摩托所在的位置,开动潜水摩托向“葵花”靠了过去,早上5:17分,我回到了“葵花”舱内;早上5:27分,我操作“葵花”在水下40米的深度迅速转移,很快离开了济州岛附近的海域。

    早上5:30分,海上的大雾终于散去,在松岳山站岗放哨的鬼子发现了山房山方向的海边孤零零地停着一辆军车,5:35分他向小队长报告了情况,等睡在坑道里的小队长穿好军服站在他站岗的位置看清楚情况后,又过去了7分钟,然后小队长开始招呼还在熟睡的士兵起床下山,等小队长以及20多名鬼子一路小跑赶到这辆空无一人的军车旁边时,时间已经到了6:02分。这一伙鬼子心里只是觉得奇怪,怀疑是否有岛上的朝鲜人偷了日军什么东西后把车开到这里来了。20多个鬼子不紧不慢地向山房山方向走去,等他们来到山房山脚下的平房,发现驻扎在平房里的一个班的鬼子全部被人用子弹打爆了头,才感到济州岛出事了,出大事了!

    早上6点12分,惊慌失措的鬼子们冲出平房门外,十多杆三八大盖一起向天鸣枪报警!枪声惊动了在地下坑道执勤的鬼子,40多个鬼子分两拨从机场两侧的地下出入口处冲了出来,幸好我没有时间进地下坑道,幸好我没冲动地进入地下坑道,坑道里驻守的鬼子可远远不止40、50个,而是有步兵1个中队近200个鬼子!坑道里有完善的供水设施,有瞭望孔、射击孔,更有设施完善的宿舍!靠近机库这一侧的20多个鬼子冲出来后全部傻了眼:守卫机库的同伴们全部被打死,死相特别难看!没等这些靠近机库鬼子掀开最近的机库布帘,这个机库爆炸了!

    两个刚要掀开机库的布帘,只听“轰”“轰”两声,高速飞出的金属片刺穿了绿色布帘,一片扎进了一个鬼子的眼眶,一片扎进了另一个鬼子的腹部,没等鬼子叫出声来,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将幕布连同挂在幕布上的两个鬼子一起吹飞了起来,两个鬼子被摔出十多米远后,躺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机库内安装在九六式陆上中型攻击机机腹下的塑胶炸弹爆炸后,整个飞机被抛了起来,飞机上不少零件四处乱飞,然后,飞机又重重落在地上,并燃起了大火,浓烟迅速从布帘的缝隙中冒出,迅速上升,将爆炸的机库的大门完全罩住!草坪上幸运的鬼子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一个鬼子军曹着急地大叫一声:“快救火!”,话音刚落,相邻的机库又爆炸了,其他机库也陆陆续续爆炸,十几个马鞍形机库大火冲天,浓烟滚滚!靠近机库的鬼子死的死、伤的伤,距离机库较远的,被机库冲出来的火焰熏得如同黑人一般,狼狈不堪。

    十多分钟后,反应过来的数十名鬼子纷纷涌向没有发生爆炸的机库,此刻他们心里清楚了:凡是有飞机的机库,均被对手安放的炸弹摧毁了,可没有飞机的机库呢?那些平时骄横惯了,自己还必须保护的飞行员们又是什么状况呢?带着侥幸的心理,鬼子兵们急匆匆地去探望大日本帝国的宝贝——海军第一联合航空队的飞行员们!机库的大门是宽敞的,分别迅速涌进这几间机库的鬼子不少!在16号机库,望着被子弹打爆了头的的飞行员、地勤人员,还没等他们将自己胃内容物吐出来,延时5秒启爆的塑胶炸弹“轰”的一声爆炸了,当场有17个鬼子被炸死,10多个鬼子被炸伤!15号、16号机库如此,17号机库呢?此时的鬼子不知是救人心切,近20个鬼子向竹中龙造大佐下榻之处涌去,随着一声爆炸,14个鬼子被炸死,4个鬼子被炸成重伤,估计死的多活的少,而床上挺着的竹中龙造大佐尸体,已经在这次爆炸声后尸骨无存!机库内外此时已经乱着一团,不少鬼子哇哇直吐,浓浓的眉毛被火燎去一半的鬼子中队长则气得额头上青筋直跳。

    二十多分钟后,日军在济州岛唯一的一个步兵大队:第二十师团第40旅团第80联队(也称为第40步兵旅团第80步兵团)步兵第三大队,在大队长黑岛松二大尉带领下,一个满员中队近200名鬼子分乘十辆军车从北面10多公里外的军营赶到了冒着黑烟的济州岛机场。黑岛查看了没有爆炸的机库,看到那些几乎每枪都打在头部的尸体,惊愕万分!

    谁干的?多少人干的?朝鲜人,不可能!大日本帝国一直对朝鲜人实施“奴化”教育,济州岛上的朝鲜人对帝国非常之“热爱”,为支援帝国的圣战,前几天济州岛的捐款活动才结束,帝国收到了一笔数目不小的捐款,不应该是朝鲜人!是支那人吗?也不像!望着地上黄澄澄的子弹壳,支那人不可能有这种制作精良的子弹生产线!第20师团在7月份参加了支那“卢沟桥事变”,师团主力目前尚在华北作战,步兵第80联队一直留在朝鲜,而黑岛大队长所领导的第三步兵大队负责济州岛防卫。此时,黑岛大队长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自己必须要剖腹自杀向天皇谢罪了,而在此之前,必须尽快找到凶手以减轻自己的罪过!被大队长几个耳光扇得满脸“红光”的中队长此时两腿一并报告到:袭击者应该是匆匆离开的,看守机场军火库、油库的帝国士兵全部玉碎,但军火库、油库似乎袭击者没来得及破坏,请大队长予以指导。听驻守在机场里的这个中队长这么一说,黑岛大队长如梦方醒,连忙带着大队人马前往油库、军火库察看。

    根据黑岛大队长的命令,50多个鬼子由大队长亲自带领直奔油库,中队长则带着50多个鬼子直奔军火库,为了预防万一,这些士兵被要求将枪膛里的子弹卸下,不得开枪!油库的大门上的锁被砸开了,40多个鬼子手持带刺刀的步枪面对着大门单腿跪立,随时准备攻入大门展开肉搏战,而黑岛大队长双手握着军刀,单腿跪在队伍的最前面。一个班的鬼子被选为决死队员,他们头上扎着类似妇女用品的白布条,两手端着带刺刀的步枪快速冲进了油库!可进洞后没走几步,“轰”的一声,这些鬼子身旁的汽油桶突然莫名其妙地发生了爆炸,进入油库的10多个鬼子瞬间毙命!紧接着,一股巨大的火苗从洞口猛地窜了出来,伴随着一声接一声的爆炸声,一个接一个燃烧着的汽油桶从油库中飞了出来,刚起身想要躲在一边的黑岛大队长非常“幸运”地被第一个燃烧着的汽油桶击中,在他尚有意识的最后一瞬间,他看到了汽油桶的爆炸,然后,他平身第一次坐着“飞机”到天照婶婶那里报到去了,连剖腹自杀的手续都省了。大队长身后的几十名鬼子多数未能逃脱厄运,要么被爆炸的汽油桶炸得粉身碎骨,要么被高速飞来的油桶砸成肉饼再被焚烧,一个全身燃烧的鬼子小队长在尚有意识之前,毫不犹疑地用手枪给了自己一枪,自己给自己作了一个不错的了断,算是聪明之举!油库及其四周迅速变成了火场,浓烟滚滚,臭气冲天。

    油库刚一爆炸,正准备进入储藏着众多航空炸弹石洞的10余名鬼子下意识地趴在了地上。那边的爆炸声响个不停,这边的鬼子中队长心急如焚,无论黑岛大队长那边发生了什么,他都不敢擅离值守。中队长招呼石洞旁的敢死队员们撤离,在远离石洞200多米的地方布置警戒线,并吩咐手下盯着石洞而不能贸然闯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