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10章 勇闯济州岛(二)

[字数:3706 更新时间:2015-7-9 15:36:00]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5米宽的洞窟口堆着1.3米高、3米长的沙袋,仅留下左边约2米的通道,我匍匐在沙袋外侧,洞窟里传来阵阵说笑声,他们并没有觉察到外面的异样!我拿出热成像仪,确定了洞内鬼子的大致方向,悄悄探出半个头,发觉距洞口的沙袋工事约一米的内侧还有一层沙袋堆成的简易防御工事,高度也近1.3米,只是留出的通道在右边。没关系,洞窟内只有十一个鬼子,没有灯光,也没有马灯,洞内漆黑一片。他们在谈论着家乡、谈论着女人,而我悄然起身,身体趴在内侧的沙袋上,举枪射击!

    “噗”,第一颗射向了离我最远的那个靠壁坐着当听众的鬼子,没带钢盔的他前额顿时多了一个血洞,连续的“噗”、“噗”声,让屁股坐在地上、身体靠着洞壁、两腿舒展开来的9个鬼子脑袋开了花。谁在发声谁后死,谁不说话谁先死,这就是不积极发言的代价!身处逆光的我让个别稍有警觉的鬼子此时要想站立起来都得费点神,更别说起身去拿洞旁那架着的三八大盖了,因为此时这些鬼子已经全部放松坐在地上,放松地摊开了双腿!我趴着的沙袋内侧坐着两个鬼子,他们身体靠着沙袋,尽管他们离我最近,但反应还是迟钝了一点。我左下方的“听众”感觉有一点异样,他并不确定而且是下意识地低声问了一声“谁?”,两颗子弹已经钻进了他的颅骨,我听到了子弹击穿颅骨所发出的“咔嚓”骨裂声!只剩下右下方这个还在流着口水摆谈的鬼子,他正对同伴一句不着边际的问话稍感不满,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瞬间进入他的大脑,中止了他美好的回忆,让他那正在思考用哪些不堪入耳的词语来表达意境的大脑彻底停止了工作!望着洞窟内横七竖八的尸体,我没有感到恐惧,没有感到罪过,只有冷漠:一群禽兽不如的鬼子,个个都该死!

    更换了弹夹,晚上21:36分,我弯着腰回到了矮树丛中,背起作战包,顺着洞窟右边的小路继续上山,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待会应该从洞窟左边的小道回到洞窟,再从我眼前的这条路下山。

    半路上,我遇到了鬼子的巡逻队。凭借着军用平板,我很早就发现了他们。头戴90式钢盔,身着军大衣,背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的6个鬼子从我的右面走了过来,他们扎着的武装皮带上左右各套着一个皮质的子弹盒,右腰际的子弹盒旁挂着两枚97式手雷,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圆柱形手雷上一条条纵横的刻槽,夜视镜下我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

    迷彩服很好地保护了我,走在几米开外的鬼子们并没有发现异常,高低不平的道路让他们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脚下。身体结实,身材如同矮冬瓜的6个鬼子从右向左陆续从我面前通过后,我手里的突击步枪再一次发出了连续的轻微射击声,走在最后的被子弹击中的鬼子兵身体往前一趋,刚把前面的鬼子身体暴露出来时,跟着而来的三发一组的子弹又使这个一秒钟之前还可以吸入空气的鬼子只能往外吐气了,伴随着“噗噗噗”、“噗噗噗”的射击声,六个巡逻的鬼子兵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彻底变成了孤魂野鬼,嗯,还比较顺利,我长吐了一口气,迅速更换了弹夹,继续往山上走。

    约莫过了十分钟,我遇到了鬼子的第二组巡逻队。7个鬼子从左向右巡逻,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很快又将他们悄无声息地干掉,同时在上山的路途中,借助热成像仪,借助头盔上的夜视仪,我顺便解决了在三个不同小石窟里隐藏着的6个鬼子暗哨。

    晚上22:36分,我来到了山顶。山顶的面积不大,分布着五个用沙袋砌成的环形工事,每一个环形工事里都有6个鬼子,他们守着一挺九六式25mm高射机关炮,这些高射机关炮担负着机场的防空任务,尽管外界对这个机场知之甚少——从这个机场起飞的飞机轰炸了南京、上海、杭州、苏州等地,却让参加淞沪会战的中国军队始终猜不到这些飞机是从哪里来的?直到二战结束,日本投降以后才搞清楚!尽管目前这个机场没有受到威胁,小日本鬼子还是规规矩矩地布置了防空火力,毕竟机场的重要性是明摆在那里的。

    鬼子们都卷缩在工事里,二十米开外的我将他们看得一清二楚,这样的距离要击毙他们,无论是突击步枪还是手里的九二式手枪,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但由于有沙袋的掩护,万一有鬼子反应较快,他们完全可以凭借沙袋与我形成对峙,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我必须抵近工事消灭他们。我将作战包藏好,身背突击步枪,右手握着手枪,匍匐在岩石后面。

    长长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我给自己定了定心,然后右手持枪,悄悄地向鬼子的环形工事爬了过去,可是,没有往前爬几步,却忽然感觉天空中隐隐约约有异样的声音传来,于是我连忙退了回去,再次匍匐在岩石后面。

    不一会,远处天空由远而近地传来的飞机的轰鸣声,那是刚才从济州岛起飞的鬼子轰炸机返航了,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晚上22:26分,这个机会我必须抓住!

    五架鬼子的轰炸机在中国大陆上作完孽后返回了济州机场的上空,飞机在盘旋着,机场的夜航灯全部打开,指示着天上的飞机依次着陆。眼前环形工事里的日军却显得无动于衷,他们早已习惯了机场里的飞机夜间起降的情形,习惯了飞机起降时发出的噪音。飞机临近机场准备降落了,巨大的轰鸣声从天空中、从不远处的机场传到了山顶,这可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我不再迟疑,迅速匍匐前进,在抵近第一个环形工事后,我猫着腰出现在工事的入口处,手里的枪连续击发,6枪,六个鬼子的头全部被我打爆!九二式手枪射出的9mm钢芯弹可在50米处穿透1.3mm厚的钢盔后再穿过50毫米松木板,眼前这些鬼子佩戴的90式钢盔只有区区1mm厚,显然挡不住我的子弹,一具尸体头上的钢盔所留下的一个不规则的破洞也很好地诠释了9mm钢芯弹的威力,也让我彻底地放了心!趁着飞机的降落,我的活越干越欢快,清除了第一个工事里的鬼子,再清除第二个、第三个,更换弹夹,接着清除第四个、第五个,一刻钟不到,五个环形工事里的30个鬼子被我全部击毙。当然,这些死去的鬼子们也比较配合我,他们在临死前是绝对没想到有偷袭者,此时他们大多数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夜航飞机降落完毕后,他们就可以在阵地旁的帐篷里休息了。

    清理完鬼子,我看了看军用平板,确认了山房山上没有了鬼子后,来到面对机场一侧的山顶,趴在地上,借助突击步枪上的高倍微光瞄准镜,借助热成像仪、军用平板,仔细观察起机场来。

    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宽广的草坪,草坪外围并没有铁丝网之内的障碍物,木制的栏栅将机场围了起来,军用平板显示有40、50个鬼子分布在南面的栏栅外侧,但我在瞄准镜里并没有发现这些鬼子!仔细观察后我发现了细节:栏栅外的草地上侧露出的射击孔,狡猾的日军沿着机场外围挖了战壕,而这些战壕表面全部被种上草坪,不仔细看是根本发现这些隐蔽的日军的,估计从天上往下看,这里最多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农场或养马场而已。此时,最后一架日军飞机刚降落在草坪上,滑向离我约4000米远的机场尽头,随着最后一架飞机发动机的关闭,大地再次恢复了宁静。

    晚上23:00点,机场尽头那一排排马鞍形机库部分露出了灯光,晃动的人影将飞机迅速地推进了机库,刚下飞机的30多个鬼子则站成一排,听候着几个从机库里出来的军官们的训示,然后迅速解散。训示完的军官们又回到了一个机库里,而被训示解散后的日军飞行员并没有进入马鞍形机库里,他们有说有笑地站在原地等待着从一个马鞍形机库旁驶出的两辆开着大灯的军车。看着鬼子飞行员们表情轻松地迅速上了军车,我的目光紧紧盯着它们——机场里所有鬼子的飞行员是我必须干掉的首要目标,其次才是飞机、油库等!

    两辆军车一前一后地通过机场左侧那没有栏栅、没有“守卫”的通道,向山房山方向驶来,开着的大灯一度射向我的眼睛,鬼子飞行员的宿舍在这边?来得正好,老子正找你们呢。我迅速检查了枪弹,背上作战包,沿着眼前的这条小道迅速往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