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9章 勇闯济州岛(一)

[字数:4040 更新时间:2015-7-9 15:36:00]





    晚上19:00,“葵花”从太空进入济州岛正南300公里、舟山群岛正东300公里的东海水下,水下定深50米,“葵花”迅速向济州岛靠近。19:30分,“葵花”来到济州岛西南面距岛约3000米处,此处海水深度约40米,她可以很好地隐藏于海水中,其正北面就是我要上岸的地方——松岳山与山房山之间的龙头海岸。我来到“葵花”第一道舱门与第二道舱门之间,启动开关,金属地板迅速滑开,专门为“葵花”配套设计的潜水摩托从下层升起呈现在我的眼前,美国海豹突击队使用的SBS-730潜水摩托!看着眼前的水下摩托,我差点惊呼了起来,尽管我知道“葵花”装备了这个东西,但现在亲眼看到它,我还是十分激动!要知道,在后世自己在海军陆战队受训时,大伙以提起这个,那羡慕的眼神实在令我难忘!不仅如此,中国科学家还为这辆水下摩托加装了位置定向、路径记忆功能,也就是说,只要我将目标参数输入潜水摩托上的电脑里,它会自动选择路径带着我到达目的地,在行进过程中它也会自动避开危险目标!在后世我在海军陆战队受训时,在水下驾驶国产的水下摩托已经超过60小时了。

    我将两个作战包牢牢地挂在潜水摩托的挂钩上,穿上黑色保暖潜水服,看了看军用潜水手表:晚上19:40分。当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完毕时,我关闭第二舱门,启动承载运载器平台边的开关并趴在潜水摩托上,输入目标参数后,戴上潜水摩托上的氧气罩,双手轻轻握着半弧形的方向盘。刚过一分钟,海水从专门设计的孔道里涌了出来,很快将第一舱门及第二舱门之间的空间淹没!第一道舱门在内压力传感器的作用下迅速打开,我打开潜水摩托上可调节的聚焦灯,开动潜水摩托,它载着我悄无声息地滑出了“葵花”的舱门。

    靠着电子定位器,潜水摩托载着我来到松岳山与山房山之间的海域,距龙头海岸约1000米远,水深4米,摩托只能停留在此了。我将被海水完全淹没的潜水摩托固定好后,将两个完全防水的作战包从运载器上取下,背着它们向岸边接近。一波接着一波的海浪冲击着黑色礁石,发出有节凑的“哗哗”声,泛着浅黄色冷光的月亮照着大地,给人一种非常朦胧的感觉。与岛左边的柱节状石柱悬崖不同,那边的海浪有时可高达10米以上,惊涛拍岸,而这里的海滩相对比较平坦,没有银色的沙滩,只有黑色的火山熔石,正好方便了身着黑色保暖潜水服的我悄然上岸。

    凭借着手上的红外热成像仪,我可以对周边的具体目标实施观测,这可是一个好东西,白天、黑夜均可使用,是国家仿法国生产的JIM-MR型热成像仪,探测距离超过3.5公里,识别距离超过1公里,全重1.8kg,夜间使用没有反光,无须借助星光、月光,且能透过烟雾、雨雪和伪装,发现隐蔽在树林和草丛中的车辆、人员,甚至于埋在地下的物体。在后世,我们更愿意将军用平板与枪械上的红外瞄准仪一起配合使用,由于这是自己来到这个年代的第一场战斗,为了保险起见,我将手持红外热成像仪、军用平板同时拿上了。

    我的身后是大海,位于我1点钟方向的山房山上有人员活动,距离我约1000多米,而我7点钟方向,1000多米外与山房山遥相对应的松岳山上也有人迹,应该是日军!我迅速找到一堆黑色的火山熔石,放下氧气瓶,脱下保暖潜水服,从作战包里拿出迷彩服、防弹背心并迅速穿上,将备用的九二式手枪插在作战背心顺手的地方,将5个手枪弹夹和5个突击步枪弹夹装进背心的布袋里,将25枚炸弹腾挪到装有弹夹的作战包里,带上头盔,胸前挎着带消音器的突击步枪,右手握着另一把带消音器的九二式手枪,藏匿好装有潜水服的作战包的地方放置好无线信号发射器后,我背着一个作战包,在松岳山与山房山之间悄然向正北面行进,行进负重约40公斤(包括我的带夜视仪的头盔在内),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晚上20:30分,一阵阵飞机的轰鸣声使正在向西北方向前行的我下意识地迅速趴在地上,五架鬼子的飞机依次从我的头顶数百米的上空掠过,机腹上挂着的航空炸弹被我用夜视镜看得清清楚楚。这是鬼子海军航空兵的96式陆上中型攻击机,看着它们远去的背影,我在心里不禁骂道:“狗日的,先让你们多活几个钟头,等你们返回落地后,老子下半夜再收拾你们!”,当鬼子飞机离开后,我继续向北前行。

    济州岛是后世的韩国(以下同)最大的岛屿,面积1825平方公里,由120万年前火山多次活动而形成,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镇守着韩国南边的出海口,与首尔(汉城)相距452公里,与日本的大阪相距989公里,与中国的上海相距499公里,与南京相距不到800公里,与香港相距1030公里。岛中央是通过火山爆发而形成的海拔1951米的韩国最高峰汉拿山,而位于汉拿山西南方的山房山海拔却只有395米,西南边山腰绝壁上有一高5米,长10米,宽5米的洞窟,洞内奉有佛像。

    山房山的西北面便是阿尔德日机场。阿尔德日是济州方言,是指“在下面广阔的院子”。因为济州岛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日军早在1926年就计划修建济州机场了!

    从1930年开始正式修建,到了1936年,短短的几年间日军便建设了20万坪规模的济州岛机场,油库、弹药库以及各山上的坑道等等一应俱全,与参加淞沪会战的日军第三舰队是专门为中国准备的一样,日军在1926年开始计划修建,1930年开始大规模修建的这个机场,也是专门针对中国的,而且是针对中国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1926年、1930年,中国在干啥?老蒋在干啥?在忙着征讨各地军阀呢,谁想过对日本作好战争准备!当这些从济州岛起飞的飞机飞临南京上空时,南京国民政府以及中国军队根本不知道这些大型飞机来自何方!来到这个时代的我,也深深感受到日本人玩阴的一套比中国人强多了——人家早就在做战争准备了!

    济州岛的气候根据季节的变化可以明显地划分为大陆性的海洋性气候。此时地面温度只有6-8C°左右,寒风阵阵,并没有使行进中的我感到寒意,近40公斤的负重并没有让我感到吃力,后世训练时,负重35公斤越野是特种兵必修课之一。军用平板显示有50多个鬼子分散驻守在山房山的山顶上,而半山腰的洞窟里,不仅奉有佛像,也有一个班13个鬼子驻扎在里面,这是需要我重点注意的地点——担任警戒的鬼子站在洞窟外,山下的海滩一览无余!

    如果按照后世标准的作战流程,我应该花上至少半天时间仔细观察一下鬼子的活动规律,但现在不是后世,我与这些日军进行着一场不对称的战争,凭借着“葵花”提供的情报,凭借着高科技装备,我可以轻松地避开大队鬼子,也可以非常隐蔽地狙杀小股敌人。为此,我早已经决定今晚就要行动,就要杀鬼子!

    目前现在的态势是:我上岸的西南边松岳山上有鬼子驻守,我右面300多米的山房山顶上、半山腰的洞窟里约莫有一个小队50多个鬼子分散驻守着,洞窟脚下几栋平房里也有近50个鬼子驻扎,若贸然进入机场,万一有个意外,几处的鬼子完全可能对我形成包围夹击之势,我必须在进入机场前先解决掉山上的鬼子,最好从山顶开始,从上往下依次解决鬼子,同时我也需要在山上仔细观察一下机场情况。

    两栋平房外有2个鬼子在站岗,而小路一侧的另一栋平房外却没有鬼子站岗,晚上20:55分,我顺着几栋平房之间的小路悄悄地上了山。半个小时后,这条小路把我引到了半山腰的洞窟前,借助头盔上的夜视仪,我看到了离洞窟约有5米远的石壁下两个坐在地上的鬼子。尽管我与他们还相距近30米远,但这是我来到这个时代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这些日本兽兵:两个日本兵面对着我,面对着我身后的大海,坐在垫有军毯的石头上,双腿裹着军毯,山上的寒风也使他们把脑袋藏在竖起的军大衣领子里。他们隐隐约约的谈话声传进我的耳里,头上的钢盔在月光下泛着冷光,夜视镜下,一个鬼子的两眼泛着白光,显得十分狰狞,而另一个鬼子厚厚的眼镜片也反射出白光,同样显得恐怖!观察他们约2分钟并确认四周没有鬼子的暗哨后,我轻轻地放下作战包,端起带有消音器的突击步枪,“噗噗噗、噗噗噗”两个点射,3发一组的子弹打进右边鬼子钢盔下、军大衣最上面纽扣之上那露出半个脸的脸部,子弹的动能让这个鬼子身体往后一扬靠在了石壁上,枪膛内自动退出的弹壳,溅落在我身旁的一块岩石上,发出轻微的金属碰撞声,让我比较放心的是,在呼呼作响的风声下,这些轻微的金属声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没等第二个鬼子反应过来,第二组子弹也钻进了他钢盔下的脑袋,同样地,他的身体也紧靠在石壁上。两个鬼子被我迅速干掉,没发出一点声响,只是他们微弱的谈话声嘎然而止,会不会让洞窟里的日军警觉?我将作战包放在原地的矮树丛中,把跨在胸前的突击步枪往身后一拉,右手握着手枪,猫着腰迅速来到洞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