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8章 精心准备是取得胜利的重要前提

[字数:3862 更新时间:2015-7-9 15:36:00]





    淞沪会战打响后,日本陆军与海军之间达成协议:华北方面的战事由陆军航空兵负责,海军航空兵负责华南,而华中(沪宁等地)的天空则由陆军、海军航空兵共同负责。

    早在1936年,日本海军以国土防空的名义成立了木更津航空队和鹿岛航空队,分别负责东日本和西日本的国土防空。卢沟桥事变以后的7月11日,两支航空队的陆上攻击机被改编为“第一联合航空队”,战斗机则被改编为“第二联合航空队”。第一联合航空队(简称一联空)所属木更津航空队、鹿屋航空队分别进驻到长崎的木村基地,朝鲜的济州岛和台北等地。淞沪会战第二天,即从1937年8月14日开始,“第一联合航空队”的鹿屋航空队从台北基地起飞开始持续轰炸杭州笕桥机场、安徽广德机场、南昌等地,而“第一联合航空队”的木更津航空队则从朝鲜济州岛基地起飞持续轰炸南京、苏州、上海等地。随着南京的陷落,“第一联合航空队”从中国南京机场起飞,持续对中国内地重要城市进行轰炸,1940年日军大本营下令实施101号作战,对中国内地进行大规模战略轰炸,以摧毁中国抵抗意志。从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军对战时中国陪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5年间进行轰炸218次,出动9000多架次的飞机,投弹11500枚以上。重庆军民死于轰炸者超过10,000人,超过17,600幢房屋被毁,市区大部份繁华地区被破坏。日军所创造的“越洋爆击”、“无差别轰炸”,对中华民族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这一点,后世的我身为一个重庆人非常清楚,永生难忘。而现在,我来到了这个时代,消灭这些狂热的日本军帝国主义份子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1937年11月前的中国的天空形势严峻,完全依赖进口的中国空军损失惨重,与此同时,日军的飞机则是越打越多,日军航空兵越来越猖狂!鉴于此,我下定决心,定要多干掉几架鬼子的飞机。

    目前上海战事日趋紧张,要进入日军在上海已经抢修完成的王滨机场等前进机场里干点事情不太容易,即使进去了,要顺利脱身也比较困难。我的目光渐渐落到了日军济州岛上的机场,对,就是它了!能给济州岛上的日军飞机予以重创,鬼子断然不会料到,何况这机场建在岛上,容易脱身。

    目标一旦锁定,“葵花”开始下降高度,在2万米上空开始对济州岛进行电子侦察及照相。处于2万米高空的“葵花”此时担当了侦察机的角色,分辨率达0.01米的电子照相机实时监控着济州岛的动态,这节省了我不少时间:如果没有这些实时动态情报的话,自己可能会在登岛后,再花上1-2天的时间去观察敌人的活动规律,而有了“葵花”提供的数据,我基本上掌握了济州岛上鬼子的数量及活动规律!根据这些情报,我开始思考作战方案,并计算各种作战物资用量。这些活一干完,我手持需要准备的物资的电子清单,来到“葵花”的武器储存舱、弹药储存舱。看着那全密封的各种武器、弹药,心里充满杀敌的信心!

    我的最爱——装备美国特种部队的狙击-突击两用战斗步枪被我拆了封。该枪使用7.62mm*51NATO大威力狙击弹,这种子弹在后世应用非常广泛,是北约的标准弹,不仅狙击步枪可以使用,突击步枪可以使用,机枪也可以通用;该枪配备了各种瞄准镜,通过枪上一个六角形的螺钉,其光学和激光瞄准系统最后都能完全归零;该枪应用了独有的自动调节短冲程气活塞系统,即便在激烈的战斗中其稳定性非常高;侧悬的枪栓使狙击手能够在上膛时视线不用离开目标,同时也避免了使用消音器而导致的气体反冲对脸部造成伤害;该枪通过迅速更换枪管(12.7英寸、18英寸、20英寸)达到突击、狙击的快速转换。有美国专家提出更换的枪管还应增加一根27英寸的枪管,以使得该枪在使用27英寸的枪管时,能在1500米的距离保持精确的狙击精度,美国专家一提出来,中国的军工专家们就着手论证,美国的军工专家在论证时,中国的军工专家已经给“葵花”所携带的,通过特殊途径进来的狙击-突击两用战斗步枪全部配备了27英寸的枪管;为了更好地实现高精度狙击任务,我所携带的3把狙击-突击两用战斗步枪,这些步枪均装有盖塞勒式扳机。

    我手上拿着27英寸的枪管,心想20英寸的枪管已经能使该步枪在1000米的距离保持很高的狙击精度了,27英寸的枪管毕竟较长,目前日军尚无在1000米距离上保持高精度狙击的武器,因此,27英寸的枪管被我放回了原处。两把国产九二式手枪也被我拆了封并装上消音器,我将它们连同匕首、手持式热成像仪、电池、军用信号接收-发射仪(我习惯称之为军用平板)、夜视仪、食品及水等一起装进作战包里,剩下的就是准备弹药。一包包在恒温条件下存放的、全密封的、黄澄澄的子弹被拆开了,我开始一粒一粒地往弹夹里压子弹:国产九二式手枪的弹夹可装20发9mm子弹,而美军的狙击-突击两用战斗步枪的弹夹可装30发7.62mm子弹,不一会,30个手枪弹夹(600发子弹)、10个步枪弹夹(300发子弹)准备完毕,我把它们统统放入一个迷彩作战包里。

    防弹背心是必须要穿的。是穿迷彩服作战,还是穿吉利服作战?我略加思索后,便毫不犹疑地穿上了迷彩服,因为我要面对众多的鬼子,在战场上我所担当的角色更多的是神枪手,而不是单一的狙击手角色。

    我拿出热成像仪并迅速打开,检验设备性能。利用物体热辐射的差别成像,是热成像仪的基本原理,依据这一原理,后世的战场侦察手段丰富了起来,比如卫星、高空侦察机等可以运用太空相机、远红外探测仪等实施战略侦察;无人机也可以通过机载照相设备以及红外成像设备对战场实施战术层面上的侦察,只要有一部带显示屏的接收机,处于战场环境的士兵便能接收到无人机发送的战场实时画面或数据;对于单个士兵而言,也可以用手持红外热成像仪侦察具体的目标,不少狙击步枪以及微型冲锋枪也配备了红外瞄准仪……,可以说,在后世,利用红外成像进行侦察已经非常普遍应用了。

    来自后世的我也不列外,此时虽然没有无人机,但出于高空的“葵花”事实上就是一架“无人机”,而且这架“无人机”在空中滞留的时间不是以小时、以天数计算的,凭着我手中手掌大小、重量可以忽略不计的平板接收机(我称之为军用平板),通过特定的频道,接收“葵花”传来的实时画面与数据,它同时也可以通过特定的频道,向“葵花”发送指令,当然,我配备的军用笔记本电脑,也有相同的功能,只是今晚的行动,我并不打算携带笔记本电脑。

    剩下的就是准备塑胶炸弹了,打开箱子,一个个包装好了的长方形塑胶炸药呈现在我的眼前,8个一层,每箱三层,“葵花”共运载了5箱!好东西呀,这玩意用枪直接射击它都不会爆炸,C4炸药可以捏成任意形状,添加了粘性物质,可以像口香糖一样随处粘,真是好东西,我一次又一次地赞美道!炸飞机,半块(500g)足够了,忙碌了几个小时,28个带定时装置的炸弹(每个炸弹绑有500g塑胶炸药,20枚为定时起爆,8枚炸弹为感应起爆)被制作完毕,因为后世资料记载济州岛上木更津航空队的轰炸机数量一直保持着20架,28枚,不!25枚定时炸弹足够了,其中20枚带定时的塑胶炸弹是为炸飞机准备的,还有5枚感应启爆的塑胶炸弹主要是用来摧毁鬼子弹药库、油库等,我将它们统统放进另外一个作战包里。

    傍晚18:00点,位于4万米高空中的“葵花”飞临新疆戈壁滩,舱内装备的红外雷达早已将一大片戈壁扫描了一遍,在确认地面荒无人烟之后,“葵花”很快降落在茫茫戈壁滩上,在行动之前,在这人迹罕至的大漠深处,我得测试一下武器的性能,我得知道弹药是否还有效,毕竟“葵花”舱内的武器,已经在我“穿越”到大宋后,储存了近20年了!

    站在离“葵花”舱门不远处,我熟练地举起了自动步枪,瞄准数十米外的一堆动物的白骨,“哒哒哒”、“哒哒哒”地打了两个连射,原本就脆弱的白骨,被子弹击中立刻变碎,不少小片的骨头飞了起来。紧接着,我又拔出92式手枪,仍对着这些白骨开了几枪,同样让不少小的骨片飞了起来,嗯,“葵花”携带的枪支及弹药保养得不错!在装上消音器后,我又消耗了十多发手枪、步枪弹,确认了装在枪上的消音器效果,最后,我在离“葵花”近百米开外的地方起爆了一枚0.5公斤重的塑胶炸弹,带着十分满意的心态,我回到舱内,驾驶着“葵花”再次回到4万米的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