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7章 我该怎么办呢?

[字数:3798 更新时间:2015-7-9 15:36:00]






    1937年8月7日,刘湘在南京出席国防会议,成都各界5000余人前往机场送行,各界抗敌后援会代表纷纷向刘湘递交了“请愿书”,刘湘当即表示竭诚接受,并发表讲话:“今日之局势,舍抗战外......,(吾)个人愿以身许国,成败利钝早置之度外”。8月18日,一心想着的刘湘与邓锡侯、孙震、李家钰、刘文辉等人商议,11个师出川抗日,出发时又增加绥署1个直辖师、2个直辖旅以及李家钰军全部出川抗日,并按南京军事委员会的要求自筹抗战经费460万元。10月15日,南京军事委员会下令:改任刘湘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兼23集团军总司令,陈诚为副司令长官,改任邓锡侯为22集团军总司令,孙震为副总司令,唐式遵为23集团军副总司令。之后蒋委员长再次变更任命,将22集团军划入第二战区序列,受阎锡山司令长官指挥,且22集团军李家钰部(47军)开往长治,受卫立煌指挥;23集团军划入第一战区序列,受程潜司令长官指挥,该集团军148师在河南新乡至汤阴一线阻击日军后,又被蒋委员长调至华东(第三战区),蒋委员长早在红军长征时就想fen.lie、染指川军的愿望,终于借抗战之机实现了,而且这次做得更妙,让刘湘既赔钱又折兵!

    身为第七战区总司令长官的刘湘成了地地道道的光杆司令,他能不着急吗?当守卫南京这块的烫山芋没有人愿意接的时候,刘湘对蒋委员长说:我愿率23集团军守南京!目的只有一个:借守南京之机将被蒋公彻底打乱的川军收拢。然而,刘湘这次又失望了,蒋公任命唐生智为守城司令,并将刘湘带来的第23集团军划给了唐生智指挥!刘湘情急之下大口吐血,住进了汉口医院。

    唉,刘湘怎没想明白呢?南京国民政府于11月6日决定迁都重庆,作为陪都的重庆,由川军来担当老蒋的警卫部队,老蒋睡得着觉吗?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刘湘怎想不明白这一点呢?再说蒋公,也真做得出来,如果当初因红军长征而借机收拾了贵州的王家烈还可以理解,此时大敌当前,这样收拾刘湘的确有点不地道,何况刘湘还是自筹资金参加抗战!

    老蒋最终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城防司令,可唐生智在此之前从未在战场上和日军交过手,这太令人感到意外了!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得出老蒋在守与不守之间游走,视守城为儿戏了——事实就是如此。这也再次验证了这么一句话:战略上的犹豫,战场上将会输得一干二净!

    现年48岁的唐生智是国民政府陆军一级上将,已经是知天命的年龄了,但唐生智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热血青年”,他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南京是首都,先总理孙中山的陵寝在南京,因此,南京必须守!说他是“热血青年”一点都不过分:刚从上海方向撤退下来的国军将领们一个个惊魂未定,日军飞机、军舰数量占据绝对优势,三面环江的南京城该怎么守?部队几乎打光了,又拿什么来守?又能坚守多久?因此,这些国军高级将领们一个个拉耸着脑袋不着声,唐生智此时站了出来高喊“坚守南京”,至于南京该怎么守,是否守得住,他却没有作太多的考虑,这难道不是“热血青年”么?“誓与南京共存亡!”的口号经唐生智嘴里一喊出了,他就是“热血青年”!因为唐生智的满腔热血,老蒋任命他为南京城防司令,而因为南京,唐生智背负了一世的负疚与自责!

    想到这里,我浑身一颤,太痛苦了!国民政府军事思想陈旧,战略判断以领袖个人意见为主,有多少胜率呢?君臣之间勾心头角,能打得赢吗?跟着这样的领袖,能打好仗吗?再说后来的解放战争,老蒋号称有800万军队,装备也比对方强多了,结果还是被共产党的军队赶下了海!所以,老蒋并不会打仗。但老蒋不会打仗、打不好仗,并不代表国民党军队无作为,并不代表中华儿女没有血性!从1931年的“9.18”开始,14年的抗战史,中华民族同仇气概,最终战胜了倭寇,代价虽高却可歌可泣!因此,脚踏两只船被我再一次否定了,跟着老蒋干是绝对不行的!对于后世本来就是党培养的军人而言,我必须向党靠拢,在党的领导下坚决抗日,同时,通过巧妙的方式向所有的中国军队通报,尽量避免、减少哪些我已经知晓的损失结果!

    想到了即将要发生的南京大屠杀(1937年12月13日),没有办法制止吗?我甚至有了把“葵花”用于自毁的小型原子弹拆下来,直接炸东京的想法!别急,别急,总有办法,总有解决问题的关键点,我一直在内心告诫着自己。于是,我的头脑慢慢冷静下来,凭着后世的资料,仔细回忆、分析日军的弱点环节,我想,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某些关键的节点,在这些关键节点上打乱或者干扰日军,就一定能推迟或延缓目前日军对南京的进攻!

    在“葵花”的电脑上,通过对这段历史学习与回顾,通过后世对日军进攻特点的分析与评价,我思考着,总结了几点:第一、目前情报显示杭州湾尚无日军第10军登陆,鬼子可能在奔赴杭州湾的海上,若是袭击日军第三波在杭州湾登陆的增援部队,绝对可以干扰第10军的登陆时间;第二、若能打掉、摧毁鬼子的后勤补给站,也绝对可以干扰鬼子的对中国军队的迅速追击;第三、让中国军队吃尽苦头的是鬼子陆、海、空的立体攻击,若能搞掉鬼子的飞机,炸沉鬼子的军舰,摧毁日军陆军的大炮,尤其是重炮,当然可以减少中国军队的损失,也可以极大地打击鬼子的士气;第四、在向南京方向追击的整个过程中,日军有两个“发动机”:北面的第16师团,南面的第6师团,这两个师团是急先锋,寻机打击第16师团,寻机打击第6师团,寻机打击追击中国军队的国崎支队,势必造成日军向南京方向的攻击减速。同样,日军第18师团所担当的角色非常重要,南京保卫战中,这个师团需要占领芜湖,起的是“关门”的作用,若能寻机打击这个师团,当然也可以使日军整个攻击、合围南京的计划流产或减速;第五、若寻机在上海闹一闹,尤其在日租界闹一闹,对阻滞日军的快速推进,也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当然,抗战应该是全国一盘棋,外围的牵制作战,多多少少也会影响日军的上海方向作战。

    这些节点应该是关键的节点,它们如同人身上的神经一样,刺激了它们,人体相应的肌肉自觉或不自觉地会出现条件收缩反射!这正是我所需要的。一个人能力有限,“葵花”所携带的武器装备虽然先进,但数量也有限,因此,在这些节点上打击、消灭鬼子当然更好,影响力会更大,但更重要的是吸引鬼子的注意力,让鬼子们考虑在这些打击下,急速向南京追击会冒极大的风险,从而影响、更改鬼子进攻南京的时间,让向南京方向撤退的中国军队时间宽裕一点,士兵死伤少一点,让南京国民政府多一点时间准备,多一点时间考虑南京城布防,同时也让我自己也多一点时间准备,以达到最大限度地保护我方人员,减少损失,最大限度地打击、消灭敌人之目的。一想通了这些,我开始在电脑上忙碌起来:编制行动步骤及方案,计算时间,计算行动路线及路程,预估打击效果等等。很快,我的计划就完成了。这时,已经是下午17点多了!抓紧时间吃饭,稍事休息后我得赶快准备,因为夜间是我行动必须的。

    作战任务:摧毁日军的飞机!既然日军第10军还没有到达杭州湾,先干掉鬼子的飞机,直接支援淞沪战场,直接减少南京被轰炸所带来的损失应该是当务之急。

    整个二战期间的日军的空军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军种,它被分为两大块:陆军航空兵、海军航空兵,陆军、海军各自研发自己的飞机,两军种之间相互竞争,有好处:使日军航空业自1932年第一次淞沪抗战以来有了突出的进步,这得益于德国、日本之间的航空合作——在海军航空部长山本五十六的直接参与下,德国亨克尔公司向日本转让了He70的俯冲轰炸机技术,后来的奇袭珍珠港作战时发挥了重大作用的九九式舰上爆击机就是根据这项技术开发的;也得益于英国佬手把手地教日军航空兵如何开飞机,如何进行空战——英国早在1921年就派森比尔上校(子爵)带了三十多个中少校级军官和十来架飞机到日本,花了一年半时间手把手教日本人,从编队飞行开始到空中作战,俯冲轰炸,到头来日本学生在东南亚、缅甸却把英国老师揍得血肉横飞!这也得益于《华盛顿海军军备条约》(1921年)、《伦敦裁军条约》(1930)对日本军舰吨位的限制,尽管日本为了侵略扩张于1934年正式废除了这两个条约,但在废除之前,海军的吨位受到限制,飞机数量却没有受限,这给日本航空的繁荣带来了机会,也理所当然地给日本海军航空兵带来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