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6章 历史的回顾(五)

[字数:3781 更新时间:2015-7-9 15:36:00]





    具体制定第10军以及第16师团增援方案的陆军参谋本部第一部(作战部)部长下村定,计划的制定围绕怎样迅速给支那军队最后一击,迅速结束打了近三个月的淞沪会战!此时下村定并没有考虑南京战事,同参谋本部多数军官一样,他也担心这样一个事实:淞沪会战,日军伤亡惨重,士兵疲惫之至,再打南京,战力是否跟得上?为此,他还策划了一个广东登陆计划:上海陷落后,日军再打广州,把中国海岸线一封锁,以华北、华东、华南三线胜利的姿态向南京施压,他就不信中国不会屈服。同时,身为作战部长的下村定,其上司——在东京主持陆军参谋本部工作的次长多田骏也绝对是反对扩大战事的,但下村定更明白:战事怎么发展,取决于战地指挥官,于是他派遣作战课长河边虎四郎前往一线了解实际情况。

    松井石根,属于“心有余而力不足”,尽管他出任上海派遣军司令时,在东京放出豪言:给我5个师团,我将踏平南京!第一波增援部队没能满足松井石根的要求,只有两个师团!第二波增援部队来上海后,松井石根手里有了5个师团,但很快被中国军队打惨了,也未能实现老鬼子的梦想。因此,当河边告诉他下村定作战部长有意从华中方面军抽调一个半师团进行广东作战时,松井并未表示反对,但他随后说道:如果趁此机会攻克南京,也许更有价值吧。他未表示反对,因为撤退的中国军队有可能在苏嘉线进行阻击,因为上海派遣军太疲惫了,因为华中方面军的后勤补给跟不上了,为此,松井石根于11月14日还专门下达了一个更为具体的命令:所有追击部队以上海派遣军攻至福山、常熟、苏州连线为止,第10军攻至平望、嘉兴、海盐连线为止!

    有同样感受的,还有华中方面军参谋长塚田,在他出任参谋长之前,他是陆军参谋本部通信运输部部长,对后勤补给跟不上有更多的担忧!而华中方面军副参谋长武藤章、华中方面军主任情报参谋长兼上海派遣军主任情报参谋长长勇,都是“立即向南京攻击”的推手!但这次会上,众鬼子将领统一了意见:南京必须攻取,但不是现在,而应当按照陆军参谋本部制定的计划,于昭和十三年(公元1938年)的1月中旬开始攻击。而让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华中方面军(包括松井石根在内)首脑们并不清楚、并不知道的形势是:此时第10军已经瞒着他们,于11月15日已经下决心突破限制线向南京方向追击了!

    后世有不少中国学者说:日军第10军的将领们的做法是“以下克上”,对此呲之以鼻!但单从军事的角度来说,第10军的鬼子将领们判断和行动是准确的,怪对方不守规矩不行!要怪,得怪自己,得怪老蒋!换个立场,如果中国军队有这样的形势,能独断行事么?在老蒋的带领下,估计墨守陈规的更多,即使在有机会、能打赢的情况下,谁敢得罪蒋委员长?那简直就是厕所里打灯笼——找屎(死)!

    日军大本营决定暂不扩大战局,但继11月15晚下达追击命令后,11月19日,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在金山再一次明确下达了《丁集团作战命令甲第三十一号》命令指出:“敌军因其指挥系统混乱,全军呈现出浓厚的战败气氛,估计是要将其主力重新集结于江阴、无锡一线以西地区,并拼命撤退,其军队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因此第10军“要不失时机地追击敌军至南京”。具体的部署则是:国崎支队应该派一支小部队确保平望镇,主力经嘉善、吴兴、广德向芜湖挺进,以切断敌军的退路,然后根据情况,做好派主力或部分部队进入扬子江西岸南京背后的准备;第十八师团应迅速经吴兴、广德、溧水向南京追击,应以其炮兵主力协助第一一四师团作战,直至占领嘉兴;第114师团在重炮旅团到位后迅速夺取嘉兴,派部分部队确保该地,师团主力应迅速经吴兴、长兴、溧阳向南京追击,同时再派一支小部队占领石门湾附近,警戒军左翼;第六师团应经松江迅速前进至吴兴,准备向南京追击;河村部队应以主力协助国崎支队及第十八师团搜集吴兴、南京之间的敌情,并以一部担任指挥任务;第一后备步兵团应担任沿北桥镇、松江、嘉兴、吴兴市街一线及交通道路的掩护任务,其要领另行命令;第二后备步兵团应迅速前进至吴兴后待命;独立工兵第三联队应迅速向嘉兴前进。首先整修嘉兴至吴兴的道路。集团通信队应按照通讯计划行动;尔后,军直辖部队应前进至嘉兴后待命。

    随着这道命令的下达,日本陆军第10军几乎群巢而出,向南京发起追击、攻击。11月18日晚,在日军第6师团(攻击昆山的部队)、第9师团、第16师团的南、中、北三路合围下,苏州城内外约四万多中国守军慌乱向无锡方向溃退。11月19日黎明,日军第9师团的前卫部队进抵苏州城东郊。在平门桥东侧,与中国军队掩护部队发生激战。随后日军强行突破中国军队的阻击阵地,上午9时,第9师团一部由平门突入苏州城内,侵占吴江的日军第3师团所属片山支队也同时北上,与第9师团合攻苏州,当天下午14时,片山支队由娄门突入城内,2万多溃兵被日军俘虏,至此古城苏州陷落。苏州城内郊外、大街小巷均为一片血泊火海,日寇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护龙街上,横满死人,葑门望星桥、娄门张香桥、胥门万年桥、金门南新桥、阊门上塘街等地,到处横满着被日军杀害的中国官兵和苏州城的平民尸体,就连城楼上都挂满了被害者的头颅。姑苏古城在这一天内,完全成了人间地狱。

    11月19日,陆军参谋本部和松井石根正式得到了丁集团(第10军)突破限制线的消息,而远在东京主持陆军参谋本部的次长多田骏看到案头上的报告时,已经是11月20日了,这时谷寿夫的第6师团(平望镇支队)已经攻占了湖州!多田骏大怒,要求第10军撤回限制线,松井石根和华中方面军参谋长塚田在收到多田骏的电报后急忙询问第10军:后勤补给跟不上怎么办?答复是:没有弹药,打白刃战;粮食呢?答复是:就地解决!日本陆军虽然不重视后勤,但在富饶的淞沪地区,粮食等补给是一定“征”得到的!得到肯定答复后,松井心里有底了,一方面装模做样地向第10军发报:“方面军不承认集团独自进行的南京追击战,只同意将两个师团集结在嘉兴、平望、南浔镇之间的地区,为其后的作战做准备。可以派遣部分先遣队去前方。”另一方面,松井石根要求上海派遣军参谋长饭沼守少将立即下达了“上海派遣军必须决断地扩大战果”的命令。鉴于第10军已经突破限制线的事实,华中方面军主任情报参谋长兼上海派遣军主任情报参谋长长勇直接顶撞了多田骏:为了解决“中国事变”,必须进攻南京!而老奸巨猾的松井向多田骏发报:从包括第10军突破限制线的形势来看,向南京进军是当前唯一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迫使中国投降,一举解决中国问题,否则中国人将获得喘息的机会,从而恢复并加强战斗意志。多田骏不反对了,但他还是把这问题在11月24日大本营第一次御前会议上提了出来,而会上,陆军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当着天皇的面说:进攻南京势在必行。天皇点了点头,大本营于11月24日取消了限制线的命令。

    日本人的确打疯了,绝大部分的日本常设师团被派到中国作战,在华北、华中两条战线同时打垮了中国军队;淞沪战场弹药吃紧,大本营把未参战的近卫师团的储备弹药全部搬到了中国;日军的后勤补给都成了这样,工业底子更加薄弱的中国,军队的后勤补给可想而知!

    在南京的老蒋又开始“娘希匹、娘希匹”地骂开了。与其说日本人打疯了,还不如说老蒋被日本人打蒙了,被日本人打傻了!从1937年8月13日起至11月初,中国军队国军淞沪会战投入兵力71个师,70余万人,死伤近30万,国军精锐部队几乎被全歼!

    中国军队的总撤退变成了总溃败,南京迁都势在必行,幕僚及下属的建议:南京不宜投入太多兵力(13-18个团即可),象征性守守而已,因为国民政府此时已经没有资本、没有部队守南京城了,何况南京的地势决定了这座城市是一个“绝地”,老蒋呢?先是犹豫,后又坚决守城,明明知道南京守不住了,因此老蒋绝不会让陈诚、桂永清、罗卓英等嫡系将领担当南京守城司令。

    让嫡系将领担当失败的责任是蒋委员长不愿看到的,于是委员长想起了刘湘说过的话:“我愿意率23集团军守南京!”,于是老蒋找到刘湘谈,刘湘也承诺愿意担当南京守城司令。但刘湘这一决定,遭到了川军将领的一致反对,他们均认为这是老蒋“借刀杀人”之计!面对部下的反对,刘湘气的直跺脚:“你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