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5章 历史的回顾(四)

[字数:3558 更新时间:2015-7-9 15:36:00]





    1937年11月2日,日军第18师团、原配属华北方面军第一军的第6师团、国崎支队、野战重炮第6旅团等同时到达杭州湾。该地区中国守军为有张发奎的第8集团军布防(4个师又一个旅),后由于上海战事吃紧,大场失守后,中国军队退至苏州河以南,加上国民政府判断金山卫“不适合日军登陆”,因此部队被逐步抽走。11月5日,日军第6、18师团登陆部队3000余人在几乎未受抵抗的情况下突然在杭州湾的全公亭、金山卫间登陆,策应上海派遣军实施迂回包围。“杭州湾登陆比平时的训练轻松多了!”登陆的日军有了这样的感觉,第6师团长谷寿夫不等部队完全登陆,即令已登陆部队向北突击,日军仗着火力优势,打退了中国军队第62师、79师的反击。第6师团配合第10军主力渡过黄浦江后,向松江和闵行进攻,第18师团则向攻金山和广陈进攻。11月7日,日军上海派遣军和第10军合编为华中方面军,松井石根为司令官,而朝香宫鸠彦接替松井石根成为上海派遣军司令。

    11月8日,“华盛顿九国公约组织”在布鲁塞尔召开的会议还没结束呢,日军第6师团攻占了松江,完全切断了沪杭铁路!战局急转直下,8日晚,第3战区根据苏州河南岸战况逆转,决心令左、右两翼作战军向吴福线国防阵地转移。这下乱了,中国部队全乱了,日军的攻击战演变成了追击战,日军第6师团乘机疯狂追击并成为追击的“先锋”。9日,中国部队开始撤退、转移。11日晚,市区守军全部撤退,南市守军千余人被日军隔绝,撤入法国租界。11月12日,日军第10军在金山卫登陆一周后,上海市区沦陷。

    淞沪会战期间,日军狂轰滥炸,整个上海到处是残垣断壁,满目疮痍。从外白渡桥经百老汇路直到沪东,没有一座房屋幸存,北新泾镇毁坏最惨,全镇变成一片废墟。闸北、浦东、龙华等处工业区遭到严重破坏,5255家工厂完全被毁,上海此时损失已超过30亿元(法币)。此时,上海市长俞鸿钧致书告别上海市民:“以酷爱和平之民族,被迫而与黩武之强敌抗战,所恃者惟此坚恒不挠之志愿,沉毅敏果之行为,但使尺寸土地之进出,胥有代价可言,则目前之小胜小负,胥无与于最后得失之衡量,此长期抗战之精神意义所以必须洞彻了解,无所用其彷徨顾瞻者也。”

    上海市区战事虽结束,但上海郊区以及周边几个城市的战斗远没结束,上海南边中国军队(张发奎的第8集团军残部)的撤退线路(包括沪杭铁路)完全被日军第10军的几个师团堵死,只能北上向苏州方向撤退,加上从上海市区撤出的部队也必须向西撤退(向东是大海,向北是长江),昆山的战略位置凸显。

    昆山位于上海以西,距上海市区直线距离约50公里,距西南太湖边上的苏州直线距离约40公里,距西北的常熟直线距离为36公里,距西边的无锡直线距离为65公里,为了合围、歼灭中国军队的主力,11月12日夜至11月13日清晨,日军重藤支队开始在白茆口(在常熟东面,直线距离约30公里)西面实施登陆作战,并迅速建立了登陆场。至13日下午,日军登陆部队已经推进到常熟东面约10公里的地域,而重藤支队的另一部分作战部队则是从左翼攻占了支塘镇(在常熟东南边,与常熟直线距离20公里;在昆山正北,与昆山直线距离约26公里)。日军第16师团自11月9日从大连出发之后,其先头部队于12日到达吴淞口方面,13日下午从白茆口登陆,向支塘镇推进。而占领上海并且经过补充的日军第3、第9师团西出,向昆山方向猛攻,南边日军的第10军,向北猛攻,与第3、9师团遥相呼应。第3师团、第11师团于13日攻占南翔,14日进占太仓,而后准备向支塘镇推进。

    日军的战略意图非常明显:以常熟以东支塘为起点向南,经阳澄湖以东再向南,以嘉兴为终点,将整个长江三角洲全部切下来(包括昆山),围歼该地区所有的中国军队,彻底消灭中国精锐部队,尤其是德械师,打击支那人斗志,以求得“以打促谈,迫使南京政府承认满洲的合法性,承认日本在华北的既得利益”!鉴于上海派遣军(后配属的第16师团除外)在前一阶段的作战中损失不少,部队疲惫不堪,因此,日本参谋本部规定苏州至嘉兴一线为限制线(即苏嘉线),日军不得越过,因此,南京也不在攻击范围。

    在杭州湾登陆的日军第10军所属几个师团不干了,配属给上海派遣军的第16师团也不干了,因为这些师团最后登陆,几乎没受什么损失;因为这几个师团都还没吃着肉。日军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中将、第18师团长牛岛贞雄中将、第114师团长末松茂治中将、第6师团长谷寿夫中将在内的日军将领均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如果让中国军队轻松撤退,重新在苏嘉线布防,日本军队今后再进攻,可能会有较大损失!而目前中国军队在溃败,趁势追击,趁势攻击,将给与对手极大地的杀伤,同时威胁南京,或者趁势夺下南京!这可是日本大帝国梦寐以求的目标——夺下国民政府的首都,可以很好地打击支那人的士气,迅速灭亡中国指日可待!再说,像赶绵羊一般追着中国军队打,对日军来说又不是第一次:东北如此,华北也如此,日本军队对此驾轻就熟。

    11月10日,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司令官召集幕僚开会,会上第10军参谋部第一课长藤本铁熊航空兵大佐、第二课长井上靖步兵大佐、第三课长谷田勇工兵大佐等纷纷认为,“军方面如果决定将目标限定在眼前几乎唾手可得的常州、吴兴等地,经过充分准备后再进攻南京,势必会给予敌人以恢复战斗力的时间,而这是绝对不可取的”,而柳川平助对于第10军杭州湾登陆以来,未能一举歼灭中国军队主力颇感不满,对于部下的请求,其内心也非常渴望这么做:“如果受到那些‘统制派’官僚们的束缚,那么大日本帝国将失去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失去一个展示皇国之国威,张扬帝国之军威的机会!”,然而作为第10军司令,他却不敢造次,因为在他之上有松井石根,在松井石根之上还有日本参谋本部,尤其是主持陆军参谋本部的次长多田骏!而柳川本人,曾一度追随荒木贞夫,在永田铁山针对皇道派的军内调动中在陆军省次官的位置上失势,被流放到台湾当军区司令官。“二二六兵变”,远在台湾的柳川、山下奉文、古庄干郎等人一起“奉劝”天皇向叛军妥协,兵变平息后被勒令退出现役,要不是战事吃紧,估计他这辈子没什么机会翻身了!于是,柳川平助明的不敢,暗地里却对属下几个师团肆意妄为睁只眼闭只眼,看看攻击、追击的情况再说吧!

    11月13日夜,一直跟随第6师团追击的第10军作战参谋池谷半二郎返回司令部,向柳川司令官报告部队追击异常顺利,中国军队已经陷入极大地混乱之中,连谷寿夫都被一个中国士兵当作自己人了!柳川再次召开幕僚会议,讨论的问题只有一个:要不要突破限制线,向南京追击?尽管幕僚们坚决要求向南京追击,但司令官还是一言不发,而促使柳川最终下达命令的,是第6师团一帆风顺的追击歼敌,11月15日,昆山沦陷,第6师团大肆屠城!昆山的陷落,标志着整个吴福线的防御支离破碎了。日军第10军最为凶狠的一招杀棋则是由青浦越过淀山湖西进的谷寿夫的第6师团,11月14日,昆山沦陷之前,第6师团便以步兵第23联队的步兵1个大队作为基干,组成平望支队,攻占了苏浙交界的平望镇后,与嘉兴附近的日军部队会合,继而沿太湖南侧地区向西进犯。正因为这些追击战太顺利了,第10军司令部于11月15日夜决定:丁集团(第10军)决定全军全力以赴,果断地“凭直觉”向南京实施追击。

    随着11月6日意大利加入了《日德防共协定》,签署了《三国防共协定议定书》,宣告以“东京—柏林—罗马”为轴心的日、德、意法西斯松散的政治同盟关系正式确立。最终在11月18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设立大本营(第三次设立)。它是战争期间日本最高指挥机构,天皇本人亲临。日本第一次设立大本营是中日甲午海战时,而日俄战争爆发后第二次设立大本营。